許偉揚總監/口述 鈺鋒/文字整理&攝影

即興,是創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種非預期的創作經驗。從都會中小酒吧演出的資深爵士樂手們演繹的過程中,可以聽到樂手彼此激盪的即興精采橋段,如同攣生兄弟彼此知悉對方的即刻感受般,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熟悉與默契。

即興創作除了經常體現於音樂演奏外,也常反映在空間創作與建築評論的對話場域。真正的即興所帶來的創作力量具有感染力,而人類與生俱來的即興創作力,是因著情感而生的自然創作,再精密的電腦也無法模擬得來。

德國哲學家謝林(Friedrich Wilhelm Joseph von Schelling)在《藝術的哲學》裡提到:「建築是凝固的音樂。」作為藝術的分支,建築與音樂的創作本質所富含的詩意,有極為重要的價值。可是在商業社會中,面對時間與產能的壓力,樣板式的美學成為暢銷品。然而我認為,即興的本質並未完全隱滅,如同生命自會找到出路一般,「即興」是創作者體內恆久存在的基因與血脈。

電影《進擊的鼓手》開場的其中一幕,令我印象十分深刻:沙佛音樂學院的爵士樂指揮家佛列契(Terence Fletcher)在指揮樂團演奏前先速讀樂譜,盲聽節拍、和聲、不同聲部與器樂。透過盲聽,嘗試理解與想像創作者意欲表達的情感與故事,如同經驗實體偉大建築般真實。

16-08-1122-5816-08-1122-48_DSC4712

許偉揚總監所屬的「浪潮樂團」為CSID設計師之夜彩排,擔任低音吉他手。

16-08-1122-5916-08-1122-52_DSC4743

在音樂中,許偉揚總監找到與設計工作的平衡及共鳴之處。

今年 6 月下旬,在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CSID)龔書章理事長的號召下,我加入設計師組成的樂團「浪潮 TIDE」(TID Emerging)。離開學生時代的樂團生活十來年,能有機會與其他頂尖的建築人、設計人兼創作人一起組團玩音樂,彷彿回到學生時代般,讓我既興奮又開心。

偉揚提供2

「浪潮樂團」於CSID設計師之夜登台表演。許偉揚/提供

再度經歷樂團生活,也許只是創作生命的一段過程,但於我而言,玩音樂是為了設計的修行與身心的休息;音樂創作帶來的能量,能讓自己再度充滿靈感,發想更多的創意。

「浪潮樂團」成員(左至右)

「浪潮樂團」催生者、CSID龔書章理事長(中)與團長沈中怡老師(右三),帶領許偉揚總監(右)等團員,於CSID設計師之夜演出的前一晚進行彩排。許偉揚/提供

我和樂團成員康智凱(男主唱)、施嘉玲(女主唱)、王正行(吉他手)、謝宇書(吉他手兼鍵盤手)及沈中怡(團長兼鼓手),在忙碌的工作之餘努力排出時間,離開電腦和畫筆的例行環境一同練團。雖然成軍時間還不到三個月,但是團員深厚的音樂涵養,讓我們的排練與表演都順利完成。

16-08-1122-5816-08-1122-49_DSC4716

浪潮樂團成員:吉他手王正行(左),男主唱康智凱(右)。

16-08-1122-5816-08-1122-51_DSC4728

浪潮樂團女主唱施嘉玲(左)。

浪潮樂團團長兼鼓手沈中怡。

浪潮樂團團長兼鼓手沈中怡。

16-08-1122-5916-08-1122-54_DSC4767

浪潮樂團吉他手兼鍵盤手謝宇書。

「浪潮樂團」12日晚間在CSID的晚宴「設計師之夜」初登場,我們以設計師內心的浪潮,帶給與會嘉賓最豐沛的年度新搖滾。樂團的表演有抒情有搖滾,有內斂也有爆發力,很高興能看到現場的設計師朋友們放鬆自己,和我們一同融入音樂。

常言道「設計是解決問題,藝術是創造生活。」我既是設計教育工作者和建築人,同時也是始終熱愛音樂創作的業餘音樂人。而不論是業餘音樂人或是職業設計人, 這些都是我創作生涯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這並非是一個抉擇,而是兩者之間缺一不可。

16-08-1122-5816-08-1122-49_DSC4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