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年榮獲德國 iF 獎,2016年更以作品「光年」為台灣抱回首座 iF 室內設計金獎,雲邑設計李中霖設計總監卻用「烏托邦」形容自己十多年的設計生涯。

光年之前 李中霖的設計烏托邦

這個詞,有點叛逆。烏托邦,意為構建一個美好、理想、卻虛幻的國度。李中霖想說的是,「在光年之前」,他努力已久,累積並吸收很多養分,一步一腳印地走來,厚積薄發為今日的果實。

李中霖的設計烏托邦,其實是對這個社會體制的小小反諷,也是對自己理想的默默堅持。正如其作品充滿鮮明特色、個人風格與實驗色彩,他在設計路上不斷尋找突破口,勇於挑戰各種可能。

日常生活與電影 俯拾皆是靈感

人生中曾行經的各個場域對李中霖而言,是回憶也是創作養分。廢棄的五金場,不再營業的破敗電影院,無人站崗的舊哨所,這些一般人敬而遠之的地點,在李中霖眼中卻充滿迷人的視覺符號。

圖片2

已歇業的福和大戲院,破敗的廢墟在李中霖看來,是獨特的視覺符號。

圖片3

不再使用的硝所,有著李中霖當兵時的甘苦回憶。

亦或像是小兒子將自己反鎖在家中房間時,心急如焚的李中霖夫婦不假思索破門救兒後,門上留下大洞;然而讓他當下浮上心頭的,不是善後或修理,而是對妻子說:「嘿,妳看這個洞是不是很美?」破門不是煩惱,而是下一個設計的靈感。

對李中霖總監而言,除了場所,「電影」是另一個重要的養分來源。看電影是他的嗜好,也是攫取創作靈感的夢土。從黑澤明的《夢》、張作驥的《美麗時光》到蔡明亮的《不散》,他總能在每一部電影中挖掘獨特的場景,解讀其視覺語言,並深深烙印進心中。

這些影像記憶,經過咀嚼消化,滋養著李中霖的設計。像是《地獄新娘》中的濃烈哥德風,便化身為「永晝•永夜」中的黑色壁燈,加上白色空間的強烈對比。

L_063182

李中霖相當喜愛導演提姆波頓,其電影作品《地獄新娘》中的哥德風也成為設計元素之一,圖為「破釜」。

小兒子反鎖房間時的破門,也出現在「律動角」這件作品中,成為空間中充滿視覺張力之所在。

38

作品「律動角」中,牆上收納櫃的圖案靈感來自李中霖小兒子在家中反鎖時的破門,成為空間中視覺焦點。

德國iF設計獎三部曲 滋養的設計成果

2014 《炙廢料鑄靈魂》

炙廢料鑄靈魂01

炙廢料鑄靈魂02

即使是荒蕪破敗的場所,也是另一種設計靈感。李中霖總監為潮服品牌設計的這個賣場空間,看得出他穿梭廢料場的思考身影。炙蝕、煙燻、炭化後的板材,不加修飾的倒掛原木柱,加上大片水泥櫃檯,種種充滿顛覆與衝突的設計,呼應潮牌隨心所欲不受束縛的時尚風格,也為李中霖拿下一座德國 iF 設計獎。

2015 《逆向》

逆向02

逆向01

同樣榮獲德國iF設計獎的這件作品,幾何線條在商業空間內平面又立體地交錯;自天花板懸吊而下的枯木延展姿態,透過燈光,在牆上舞出另一片影,黑澤明的《夢》之桃園,和李中霖少時流連的福和大戲院之明與暗,融合幻化,突破所有設計框架。

2016 《光年》

而打破藩籬,自現代穿越至歐洲中世紀,倏忽移轉的「光年」,是李中霖對時間與視覺感知的集大成之作,組合而成表露其創作歷程的「iF三部曲」。染舊燻黑的板材,敲擊裸露的磚牆與中世紀古堡風格壁紙,既衝突卻又協調,既反差卻又和諧。經過蛻變,穿越演化,展現真正的設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_032469 Panorama

燻黑的木板,半裸露的磚牆,中世紀歐洲城堡圖樣壁紙,融合為穿越時空的光年。

大獎是種肯定,李中霖坦率承認,還是很在乎能否得獎;不過比這個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否盡了力,過程中有沒有進步。他說:「比實現夢想的瞬間還要珍貴的,是你堅持夢想的過程。」

時光奔流,每分每秒理性淬煉;畫面苒轉,視覺堆疊感性記憶。

設計,是永無止盡的追尋。

李中霖相信,「理性的時間加上感性的視覺,成就便是無限大」。

雲邑 美學態度Bo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