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之下的詩意、「形」的向內追尋,更讓人用心思索空間真義。
設計經過時間的淬鍊,成就了空間的美。
「孵空間」讓人澄心自我面對真實,而清奇設計以存在的本質開啟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