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的極簡美學思考│ 陳鶴元


「People are crazy bcause the essence of human is insanity.」

諾蘭是一個不同於一般美學概念思考下的導演,在今天3D電影特效泛濫的高超科技技巧下,他是唯一堅持仍全實景搭建並創造虛實交替的導演,也是在傳統技術跟現代科技交互運用十分成功的導演。

陳鶴元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圖/ichef

而敦克爾克大行動在與他過往最不同的是運用了IMAX 全幅式攝影機,機體笨重且裝設不易,但諾蘭堅持要給觀眾帶入澔瀚無際的視覺感受上的身歷其境,因此採用了IMAX 這套連自己都不知道拍攝完後是什麼感覺的設備。

我非影評,所以不在劇情及影片評價上多做描述,而是以一個設計人的思維來看待這部片的內涵,此片與諾蘭過往影片最大不同是全實景的拍攝出天際與陸地的感受,十分簡單。與過往「超現實主義」,虛實場景完全不同。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圖/images

整部片表現出來的就是乾淨與寧靜的設計思維,但卻是一個迅息萬變的戰場,與我們過往看的戰爭片混亂、交雜情景完全不同,當戰機飛越天際那種心靈的震撼與構圖的簡單,手法極為高超,而這也正是我們設計最難的地方。

素材對於設計極為重要,我們有時想要要求很多素材來成為協助設計的養份,無論是影片或設計思維,我們都極其希望素材的多元能為我們創造出許多的不同要素的可能,但此片的某部份場景就是天空、大海、戰機,就必須能述事,所以這就是諾蘭的瘋狂之處,但他就是運用這點素材景色,完全表現出期望被救援的渴求。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圖/DUNKIRK

導演的堅持跟設計者的堅持都有一定的相同之處,無論任何一個導演對於美術設計都有極高的要求,當然這包括時代背景、服裝及道具應用上,〝還原〞具歷史味道的設計是十分不容易的,擁有歷史背景的近代美學是最容易被人抓錯的,而避免出錯的最好方式就是把參與這場戰役船隻等道具直接運用於電影上,也當然就直接在過往戰地現場直接拍攝了。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圖/theknockturnal

要素都有的狀態下,經由每一個橋段的設計與美學上的深化,加上演員的演出,就成就了一部成功的美術電影,為什麼我用美術電影來稱之,因為劇情的好壞與評價每個人有不同的標準,但美術設計的成功,卻可以給我們很多的養份與思維,這就是視覺電影給我們的價值。

主筆:天空元素設計   陳鶴元總監

學經歷:

復興商工/美工科/繪畫組
香港設計學院/室內設計科
英國 Anglia Ruskin University EMBA
中國大陸高級室內裝飾設計師(一級)
中國大陸技術專業職務(中級工程師)
中華民國建築物室內裝修設計專業技術人員
中華民國建築物室內裝修工程管理專業技術人員
TAID台北室內設計裝修同業公會 媒體主委
2016 TAID室內設計國際論壇 副執行長

圖片:imagesichefDUNKIRKtheknockturnal

影片:觸電影-電影情報入口網 Video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