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活禪遇見金光畫派:武賢和武德的定義藝術│山隱建築設計


台灣曾經有個起飛的年代,靠著從礦坑裡挖掘的黑金,孕育了東北角吹海風長大的孩子,那是屬於煤礦家庭裡特有的生活型態,也是一整個世代的縮影,然而如同礦坑中崎嶇蜿蜒的礦脈,這樣的家庭當中,也深藏著豐富美術養分的底蘊,幾十年後讓一對親兄弟的際遇,有著各自不同的生活論述。

何武賢老師則自嘲,小時候看到三哥(邱武德)信手拈來畫什麼像什麼,雖然自己也是班上老師心目中的美術課資優生,但總覺得自己的功力還是差三哥一截。他開玩笑的說,我在小學時看到三哥的天份,就封筆了!邱武德老師渾然天成的美感與手感,天賦加披下總帶有桀驁不馴的傲骨,但對自己的弟弟何武賢反倒是佩服有加,對其為人敦厚善良,總為別人著想的性格,可說是望塵莫及,既是手足兄弟亦是英雄惜英雄。一起長大的過程裡,邱武德老師的美術特長,讓何武賢老師除了佩服之外,也在他設計創作及領悟禪境的路上給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啟發。

山隱建築

邱武德老師,天生註定要成為畫家的美術天才,從小就有一手繪畫天分,又再經歷科班的洗禮之後,另外憑藉著美術上面的敏銳,在八○年代和胞弟何武賢共同創業,兩兄弟的性情迥異,哥哥對於美術有著過人的執著,而弟弟身段柔軟又兼有惻隱之心,兩人搭檔產生絕佳默契,這並不是創業之後才有的特質,而是從小慢慢累積的過程裡面,兄弟間不斷激盪下的美學特長,使得創業之路沒有惶恐。

山隱建築

何武賢老師是創業的先鋒,這時候兄弟角色互換角度,懂得送往迎來的他,讓他們倆人的工作不曾中斷,而且創業初期還靠著胞姊的接濟,省去了租用辦公室的成本,在那幾年當中的揮灑歲月裡,接過的大小案子無數,到後來應接不暇,而曾經婉拒過營建市場的龍頭級業主,兩人在繪畫的場域裡盡情發揮,如魚得水的繪畫歲月裡,讓兩人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而從此兩人的發展,各自成為故事。

山隱建築

時年不到卅歲的何武賢老師,因緣際會開始接觸道教思想,在這當中深受體會而有所感召,因此潛心進入道教和佛法當中尋求,冥冥中對於自己的生意和風格,也開始產生改變,回過頭來檢閱這當中的變化,其實就是「生活禪」的濫觴,而何武賢老師一直掌握著這個精髓,即使經營室內設計,也在作品當中落實自己的人生體悟,於是個人風格不同於普羅大眾的喧囂,在設計作品當中雖然為人所居住,但是充滿靜謐和禪風,屢屢讓客戶感到何武賢老師的特質與眾不同,而這種精神就帶領著山隱建築,有著穩健的中心思想走過卅餘年。

山隱建築

山隱建築設計「珍惜‧省思」這件作品以現代設計兼融30年老屋的歷史文化痕跡,賦予空間鮮活的生命並與遊走其間的人們共生共榮,其核心概念獲得國際評審肯定,榮獲2016德國iF設計大獎!

山隱建築

何武賢老師在「生活禪-陳宅」這件作品中以獨棟老屋體現生活禪美學的真諦,使景觀內外一體,以親地、親水、親綠為設計原則,在追求現代精神的架構中,同時保留過去生活的記憶。

然而邱武德老師的峰迴路轉,讓他從應用美術的體系裡,又轉身回到純美術的世界當中,潛心創作之餘也開始為台灣的美術著書立論,對於台灣的美術體系、社會價值脈絡、影視流行文化,開始有了獨到的分析和探究,從陳澄波到張義雄的一脈,可以一路談到張宗榮、黃俊雄與吳樂天,甚至在台灣電影的王哥柳哥時代裡,順藤摸瓜看到「戽斗」角色的出現,在「大箍玲玲」(本名:郭淑英)的演技裡,也能尋出屬於女性主義的脈絡,這種細微且絲絲入扣的研究,對於自己也產生創作上的反芻,因此開始產生「金光畫派」的輪廓,文以載道說是「畫派」,但是本質上就是台灣的庶民,最為赤裸裸的一面。

邱武德老師投入創作的過程安靜無聲,台味十足的畫面,在某些時候靦腆又安靜,甚至某些時候不重視彰顯,但是畫作完成之後,無聲的畫面卻讓閱聽人感受到喧囂、吵雜和人聲鼎沸,這是屬於台灣人生活、文化或是人生歷練的全部組合,完全縮影在一個畫面當中,每幅作品有名有姓,甚至各自鋪陳的故事至為生動,邱武德老師即使不加以解釋,畫面自然讓人聽到無法逃避的高分貝。

山隱建築

一位在生活空間裡創造靜謐的生活禪,另一位則是在畫作上揮灑了台灣人的七嘴八舌;本該是安靜的畫作,卻有著極高音量的聲響、本該是熱鬧的空間設計,卻擁有靜謐且帶著禪風的體質,兩人的動靜之間,都有各自風格和路線,閱聽人不能用過去的經驗理解何武賢和邱武德,因為他們來自黑金的家庭養分,給予他們人生完全不同的啟示,造就出他們令人難以征服特長,唯有望其項背,讚嘆他們的獨樹一格。

山隱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