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建築在台灣!「風檐」下的藝術春秋│隱巷設計 X 隈研吾


The One 南園 2015 十二週年款待會以大地藝術春秋揭開序曲,邀集各大媒體一同見證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首度在台發表的「負建築」地景藝術作品「風檐」開幕暨點燈儀式。

瘋設計受邀出席,並記錄了台灣新銳設計師—隱巷設計總監黃士華(Mac) 與隈研吾大師劉邦初執行長 的精闢專訪對談,從黃總監身為室內設計師的角度來與隈研吾大師交流建築理念及創作故事。

一襲簡單的西裝外套搭配黑褲,隈研吾大師親和的與大家寒暄握手,絲毫感受不出囊括日本 JCD Awards、日本 AIJ 獎、美國 AIA、義大利 International Stone Architecture、芬蘭 Spirit of
Nature Wood Architecture 等國際大獎的大師架子。

1954 年出生的建築大師隈研吾先生,專長觀察與運用在地文化特色,對於材質的運用與文化藝術的呈現均受到國際肯定。過去隈研吾大師演繹結構力學的「弱建築」設計,與強調融合環境、讓建築消失而不刻意追求視覺景觀的「負建築」是一個全新的嘗試,將環境與建築合為一體,為建築找出一條永續而和諧的出路,與時間、自然共存並進。

「我在設計作品時不會以我是在哪個國家為出發點,我只以當下踩的那塊土地給我的感受來進行創作,根據當地的地理環境、空氣流動、人文氛圍自然地抓出建築的模樣。」–隈研吾隱巷設計 X 隈研吾

 (以下專訪簡稱隈研吾大師為 、隱巷設計總監黃士華為 Mac、劉邦初執行長為 )

Mac: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與隈研吾大師近距離交流,一開始想先請大師分享「風檐」這個作品的設計理念和靈感來源。

:「風檐」的設計概念是來自南園給我的感覺。這裡的風大,順著地勢而下,被四季的植物如櫻花、桂花、梅樹、竹林所包圍,加上中國傳統的園林建築,這些都讓我聯想到簡樸、溫柔的意象,所以在整個作品設計上使用了大量的檜木柱、外面包覆著透光薄膜,順著風勢地勢做出由小而大的開口。利用柔軟、包覆性的建材來表達南園溫和的人文景觀和帶給人的身心舒適感。

Mac:這是我初次來到南園,整體來說我的感受也是非常的寧靜和諧,園林建築和自然景觀相融,當然漢寶德教授的建築設計裡也蘊藏著許多人文巧思。想請問大師與 The One南園合作的契機點及透過作品想帶給台灣建築師和設計師的訊息是什麼呢?

:多年前我就聽說過台灣的南園,起源是我朋友的多次推薦,所以趁著一次出訪的機會我來到了南園。那次的經驗十分美好,傳統的園林建築讓我流連、在地的料理讓我難忘。整體來說,我認為台灣的建築和料理一樣都充滿了對人的體貼和溫柔感,那是一種發自深處的文化底蘊。所以我希望台灣可以自信地向世界推廣和介紹屬於台灣的美好文化,並繼續保持下去。也是因為這樣,我希望自己可以完成一個作品來充分表達出我感受到的一切,這就是「風檐」的源起。

:The One 這個生活風格品牌接手南園已經 12 年了,我們始終堅持「人天共好」的經營理念,所以入園皆採預約制,希望客人可以參與這塊土地的養護而不單純只是個觀光勝地。兩年多前在規劃南園二期的使用時,我們希望這片草地能夠置入生活風格,未來成為可以輕鬆舉辦音樂會、野宴等活動的場域,把人們帶進來歇心,並實踐美好生活的想望。這樣與自然互動的想法和隈研吾大師的建築理念不謀而合,所以我們透過多方單位與大師接觸後,很快的就決定了這次的合作。「風檐」在設計上把很多的細節都考慮進去了,包括聲音和光影的折射,真的實現了我們當初的想像。

Mac:台灣和日本一樣是常有風災震災的島國,311 東日本震災後 隈研吾大師曾提過現代建築與工程師在面對大自然時的態度傲慢,有鑑於此,您建議我們如何重新看待建築設計與環境的關係呢?

:現代有太多的水泥建築,但再強大的水泥建物都無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我們都應該更謙虛的傾聽風聲、水聲,遵循大自然的規律。我不是反對工程師和精密的技術,而是覺得他們應該要多研究自然環境後再產出作品。例如這次的「風檐」因為技術上的難度,所以也是透過多位工程師精密的計算、測試後才完成,並挑選了可回收但兼具強度、輕量等優點的ETFE薄膜作為外罩;選用了人工栽培的檜木柱作為結構主材料。台灣原生的傳統建築其實有很多因地制宜的設計在裏頭,我建議大家應該找回傳統,回歸過去的概念來重新面對建築設計與自然的關係。

 

Mac:最後想請教二位,未來 The One 還有與隈研吾大師或其他國際的合作計畫嗎?

:「風檐」從開始到完成花了兩年的時間,其實隈研吾大師十分用心,甚至在日本長野縣先做了一座樣品來測試工法上是否有問題。我們雙方的理念很像,都是覺得「夠了就好」,所以The One 從商品製作起家到現在經營南園都堅持「越在地 越國際」的理念。從南園的餐食、商品到導覽規劃都旨在讓來到這裡的人們歇心。台灣現在很提倡文創,政府也希望文創能夠產業化。這件事情日本已經發展的很成熟自然,相比之下台灣就太刻意和急躁了。唯有深耕在地,才是國際化,所以未來我們還是會尋找和 The One 志同道合的夥伴進行多元的合作。

:這次合作上我邀請了台灣在地的職人團隊加入,而製作的工法也是取材自中國的傳統建築工法,用榫接作出建築主體,搭配上透光的 ETFE薄膜,不管是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看光影和天色的變化都很美。台灣的師傅們非常的專業且有效率,我原先預留了許多根木頭做為備品,但最後都沒派上用場。所以我還在跟劉執行長討論,或許是不是用這些木柱在草地上再做一個舞台呢? 另外,我覺得台灣的街道很有特色,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自己能嘗試在台灣創作一個商業空間,或許是一個拱形的市場,應該會很有趣(笑)。

【編按】

當天的訪談時間其實不足以讓我們深入了解大師更多,但其實已可深刻感受到隈研吾大師和劉執行長對未來合作想像的雀躍及他們對台灣的熱愛。隱巷設計總監 Mac 也認為此次的訪談帶給他在接下來的室內設計工作中新的想法和刺激。

當台灣的職人遇到日本的職人,隈研吾大師與其設計團隊精準的傳達了 The One 團隊提出的『越在地,越國際』概念,以新竹在地元素完成作品。台灣其實擁有很多的美好,誠如隈研吾老師說的,我們應該更有自信的去向國際推展屬於台灣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