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談論設計就像談論愛情:索特薩斯的設計星球


對埃托·索特薩斯來說,設計是瞭解人生的一種方式。

蜜雪兒·德·盧基回憶他時說:“他談論設計就像談論愛情一樣,帶著愛撫的情感。”

的確如此,他創作的許多闡述設計的筆記如同一把鑰匙,帶領觀者走進米蘭三年展展館的索特薩斯紀念展。

義大利設計師埃托·索特薩斯。圖/設計時代提供。

義大利設計師、後現代設計領袖埃托·索特薩斯(Ettore Sottsass,1917-2007)是20世紀設計界極具影響力的人物,在超過六十年的傑出職業生涯當中,他創作了大量開創性的作品。由索特薩斯發起的孟菲斯設計小組(Memphis Design Group)更是顛覆了傳統的設計認知。(小組的名字來自于他們聚會時正在播放的鮑勃·狄倫(Bob Dylan)的一首歌——《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 Blues Again》。)2017年9 月14 日是埃托·索特薩斯的100周年誕辰,關於他的展覽在各地不斷開啟。

01  2017·紀念索特薩斯

索特薩斯是當今世界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眾多建築及日常用品的傑出設計都出自這位巨匠手筆。圖為索特薩斯在1973年、1984年、1988年。圖/設計時代提供。

2017年不僅是埃托·索特薩斯的100周年誕辰,其逝世十周年的日子也將臨近,因此,一批紀念索特薩斯的展覽在各地開幕。今年夏天,大都會博物館(布勞耶分館)舉辦了展覽《埃托·索特薩斯:設計激進分子》(Ettore Sottsass: Design Radical),展示埃托·索特薩斯的作品與古往今來啟發他的物件之間的對話以及他對當今設計師的影響,揭示他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設計激進分子。

展覽《埃托·索特薩斯:設計激進分子》帶來了設計師一系列不同領域和媒介的作品,包括建築設計、室內設計、傢俱、機器、陶瓷、玻璃、珠寶,紡織品,以及圖案設計、繪畫、攝影等。2017.7.21–2017.10.8。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在即將到來的12月,作為香港“設計營商周”x deTour的衛星活動,Stefano Tordiglione Design將舉辦名為“Objects ”的微展覽﹙mini-exhibition ﹚,透過Alessi、Kartell、Artemide以及 Novalis Gallery 等知名品牌的產品,重溫索特薩斯的經典設計。

“Objects ”展將於2017年12月4日進行預展,位於香港上環蘇杭街86號4樓。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米蘭三年展展館(Milan Triennale)則在索特薩斯百年誕辰紀念日的第二天就開啟了“設計星球”(There is a Planet)展覽,策展人是索特薩斯的妻子設計評論家芭芭拉·雷達斯(Barbara Radice)。在展覽手冊裡,芭芭拉寫道:“在接受好朋友克勞迪奧·德·阿爾貝蒂(Claudio De Albertis,很不幸也去世了)的提議之後,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通過展覽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然後我開始重讀他以前寫的作品,就這樣一年多過去了。”

芭芭拉·雷達斯與埃托·索特薩斯。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索特薩斯的文字是理解他作品的基礎。對策展人來說,最困難的部分是選擇哪些文字作為展出內容以及如何展出這些內容。展覽的一些標題來自這些文本,這些名稱充滿了魅力和幽默感,有力且帶著好奇,就像深淵,就像索特薩斯本人。

02 索特薩斯的設計星球

索特薩斯的畫作“Tiger Pinxit”,圓形飛船試圖去探索天空的深度和可見星星的數量,來自《星球是一場節日》(Il pianetacome festival),Casabella 第365期,1972 年出版。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設計星球”的展覽內容從索特薩斯眾多作品中挑選出來,佈置了九個房間。這些作品代表了設計師在速寫,設計,攝影,建築,繪畫,裝置,傢俱,玻璃器皿,陶瓷,出版和寫作等各個方面的成就,可以說囊括了大師各個階段的重要作品。索特薩斯是獨立存在的個體,與其他類別不具有任何可比性,美學批評的術語也無法形容他,還是讓我們從他文字作品中的節選段落來體會索特薩斯的“廣博之美”吧。

1969年,他為奧利維蒂(Olivetti)公司設計的“情人”(Valentine)便攜打字機風靡一時,“紅”成經典,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納為永久藏品。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Rocchetti”系列瓷器(1957-1959年),與Bitossi瓷器公司當時的藝術指導阿爾多·倫蒂(Aldo Londi)合作生產。在這個系列裡,索特薩斯專注於工業線可輕鬆產出的簡單形狀,比如線軸和絕緣子。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展覽中包括1963 年由Bitossi瓷器公司為米蘭il Sestante 畫廊製作的作品。索特薩斯寫道:“去年得重病時,我幾乎不得不跟親友們道別了,在那些因服用藥物而失眠的夜晚,我總會想起這些瓷器,所以這一系列陶瓷被叫做‘黑暗中的陶瓷’,當你看到這些瓷器,所有的事情都被包含在內,就像詩歌和音樂。”[索特薩斯《寫在夜晚,(Scritto di note)》,2010 年由Adelphi 出版。]

Poltronova divano Califfo, 1964。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Poltronova Barbarella, 1965。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展覽也包括著名的“I Mobili Grigi”系列——“它們是設計的原型,” 索特薩斯寫道,“甚至是前原型,我希望大家不要去關心花了多少錢,在哪兒能買到,很明顯這些物品無關價格和售賣。它們形狀並不優雅,甚至有些野蠻和馬虎。如果可以用更簡單的方式來解釋的話,可以說我們在試圖創造一種帶給人疏離感的傢俱,它們與人之間沒有聯繫,可以讓人們不再在乎傢俱。”(出處同上)

“I Mobili Grigi”系列是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MoMA)1972 年舉辦的展覽“義大利:家居新景觀”(Italy:The New Domestic Landscape)而生產的傢俱。這一系列材料為塑膠增強玻璃纖維,產品包括Elledue 床、Bicinque衣櫃和Ultrafragola鏡子,由Poltronova傢俱公司1970 年生產。攝影/AlbertoFioravanti,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Side Chair “Synthesis 45”(無扶手椅“合成45”),1972 & Structures Tremble(結構顫抖),1979。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1981年,索特薩斯在倫佐·布魯格拉(Renzo Brugola)、馬里奧和布魯諾·格丹尼(Mario& Brunella Godani)的畫廊展出作品:彩色裝飾的尖券、拱門和柱子。這一系列由孟菲斯設計小組參與。[當時的團隊成員包括亞曆桑德羅·門迪尼(Alessandro Mendini)、安德里亞· 布蘭茲(Andrea Branzi)、蜜雪兒·德·盧基(Michele De Lucchi)、娜塔莉·杜·帕斯基耶爾(Nathalie du Pasquier)、邁克爾·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漢斯·霍萊因(Hans Hollein)、磯崎新(Arata Isozaki)、倉俁史朗(Shiro Kuramata)、賈維爾·馬里斯卡爾(Javier Mariscal)、喬治·索登(George Sowden)和當時的發言人芭芭拉·雷達斯。]

孟菲斯設計小組的標誌性作品Carlton 書櫃,1981年。 “這些傢俱用塑膠層壓板裝飾,並或多或少帶著明亮的顏色。它們脫離了狹隘的制度化社會規則和文化。”(出處同上)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作為孟菲斯小組的標誌性設計,Carlton書櫃也在三年展展館中亮相,這些傢俱就像是擁有神奇力量的圖騰以最自然的方式出現在居住空間裡。索特薩斯的關注點一直聚焦在空間上:“我不知道是在下雨還是下雪,但我知道街道有多寬,房子有多高。我知道光線如何照射在街道上,若光線是輕柔的灰色,便是在下雨;若光線是輕盈的白色,便是在下雪。我知道街角和弧度如何變化。”[《對某人來說,可能是天空》(Per qualcuno può essere lo spazio), 作者內裡·波紮(Neri Pozza),發表於1947 年,2002年由Vi Cenza Cenza 出版。]

Memphis lampada da tavolo Ashoka, 1981 & Miss, Don’t You Like Caviar Arm chair,1987。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Ivory” Table(“象牙”桌子),1985 & Euphoria Necklace(欣喜的項鍊),1985。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Effira”Vase(“Effira”花瓶),1986。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本次展覽還包括1988年在米蘭設計畫廊(Design Gallery in Milan)展出、在印度製作的“Bharata”系列傢俱和物品。索特薩斯曾經這樣介紹該展覽:“真正的印度藝術家極度貧窮,他們沒有自己的空間、工具、檯燈,甚至沒有時間。或許他們並不在意這樣的情況,或許他們不希望有所改變。為印度藝術家設計是一項模糊的任務。很難說這股貧窮能夠帶來怎樣的能量和耐力,所以我決定將這些小畫作獻給印度手工者。不僅要獻給我遇到過的人,也送給我從未見過的那些人。”

伍爾福住宅,(Daniel Wolf Residence, Ridgeway, Colorado),1986-1988。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Cabinet nr. 57, 2003。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Omaggio3(贈品3),2007。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03  死亡不能將我們分離

6月,在米蘭建築周(Arch Week in Milan)首周,蜜雪兒·德·盧基談起索特薩斯的寫作,他稱之為“持續的線性影響”,並說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決定通過他曾經的思路去尋找他作品的意義。我17 歲時在佛羅倫斯普拉托門的梅迪奇別墅大酒店(Hotel Villa Medici)結識索特薩斯,那是他當時在蒙泰盧波(Montelupo)燒制陶器期間的住處。我和激進主義運動(Radical Design Movement)時期的設計團隊阿基佐姆(Archizoom)隨行而去。

索特薩斯1999年寫給好友 Fine Grassotti的一封信,內容是“親愛的Fine,謝謝你的來信。是的,我正在工作,看起來很瘋狂,但如果我不工作,我又能做什麼呢?就這麼看著時間溜走?那就太悲哀了。如果我去都靈我會去看你的,你最近如何?你也是,不要看著時間溜走,要吃了它。一個大大的擁抱。—— 索特薩斯”。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那時我還是個高中生,對建築和設計一無所知,索特薩斯則留著一頭長髮,他談論設計就像談論愛情一樣,帶著愛撫的情感。他像一位智者,瞭解一切,也瞭解自己的命運。後來我意識到埃托在寫作時會產生創想:不僅僅是文字,而是直達內心的震撼。他寫關於日常之物、氣息、味道,提醒我們人生之苦。

Barbaric furniture, 1986 & Architetture nere, 1991。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我想展覽中的文字可以自我敘述,正像他在蓬皮杜藝術中心(Centre Pompidou)的展覽手冊中所寫的那樣,‘設計是探討生活的一種方式,是談論社會、政治、性、食物甚至設計的一種方式。而最終,設計是建立烏托邦的一種方式,一種生活的隱喻。’當然,對我來說,設計不僅局限於給精細工業中的一個產品創造出形狀。”[《設計與理論(Design et Theorie)》,1994 年出版。]

Disegni per lampade Tahiti e Cavalieri, 1981 & Disegno di architettura, 1988。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死亡不能將我們分離》(Perché Morte non ci Separi)一書是芭芭拉在丈夫死後寫下的日記,是從2007 年12 月31 日起持續兩年的記錄。如今她負責守護關於索特薩斯的回憶。她說:“我並不記得決定要寫這本書的具體時刻,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決定發生在他剛剛離去的那段時間裡,此後不間斷地寫了兩年。”在這次展覽中,芭芭拉選出的這些繪畫、建築項目、傢俱以及瓷器,正是用來講述索特薩斯的故事的情感語言,諸多的文字摘錄也為我們提供了一條瞭解索特薩斯設計的線索。

本次展覽將持續到2018年3月11日。“設計星球”展覽現場:

“設計星球”的展覽內容從索特薩斯眾多作品中挑選出來,佈置了九個房間。這些作品代表了設計師在速寫,設計,攝影,建築,繪畫,裝置,傢俱,玻璃器皿,陶瓷,出版和寫作等各個方面的成就。圖/ INTERNI設計時代提供。

本文摘編自《INTERNI設計時代》11月刊 Designing。

延伸閱讀:是誰「攪亂」了紐約曼哈頓的天際線?揭秘BIG的「小心思」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