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向難路行 勇於冒險的光之實驗者︱MLD 光•實驗室 吳國綱


「光不是產品,而是一種感受。」MLD 光•實驗室主持人暨明馳照明總經理吳國綱(Kenny)這麼形容。不論是太陽光或照明光,生活中處處有光的存在。光之於建築與設計,不只是照明或燈光的設計而已,更是創造氛圍的關鍵。

MLD 光•實驗室 吳國綱

MLD 光•實驗室主持人吳國綱。

光之緣起 誤打誤撞?

與光結下不解之緣的Kenny,緣起卻是一段如同明星閃亮發跡般的巧合。畢業於嶺東商專(現嶺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科,退伍後的他從事本行的平面廣告工作,1997年時因家中購置房產的裝潢需要,到父親友人開設的公司選購燈具。

那一天公司正舉行筆試,應徵美工職務的求職者埋頭繪圖,公司人員以為Kenny也是來考試的,把他帶到考場,他竟也就坐下畫了起來。

那一場30多人的筆試,他是唯一一名錄取者,順水推舟辭去原職,進了這家燈飾公司上班。聽起來是不是很像「XXX陪朋友去試鏡,卻被星探看中,簽約出道」的故事?

進入公司三個月後,Kenny便被交付重任,派至中國工作。在大陸打拚十多年,從產品美工、CI設計做到內外銷,從傳統燈泡燈具走到LED時代,一條龍的歷練與設計長才讓他升至設計中心最高主管。

三度創業 打不倒的狼性

不過,創業的夢想也在Kenny的心中成長。2010年,他揮別人人稱羨的高階主管職務,從零開始;拿出存款,和生意夥伴合開一家小工廠設計燈具。可惜不到一年光景,股東就捲款潛逃,心血一夕化為烏有。

不氣餒的Kenny開始寫企劃案、找金主,終於找到一位認同其理念的天使投資人,二度創業。可惜不到一年,投資人因母企業虧損而收回資金填補缺口,公司關門收場。

跌倒兩次,沒有打擊Kenny的志氣,更沒有澆熄創業夢;即使家人不支持,他依舊堅持自己的理想,「再怎麼壞,不過就命一條,怕什麼!」豪氣的發言,嗅出他與生俱來的狼性。

2013年3月,Kenny第三度創業,他拿出最後的30萬人民幣存款,加上借來的470萬人民幣,在上海成立明馳照明及明馳建築。公司剛成立的前半年,創業夥伴和他都沒薪水可領;回想當時的焚膏繼晷,Kenny笑說:「我也沒想到這些,後來發現,怎麼都沒人來跟我說這事!」

那些苦哈哈的夥伴一個也沒離開,大家就是不服輸,窩在小房子裡一個勁地拚。接了幾個業界沒人敢碰的高難度案子,以完美的照明工程與佈光讓業主心服口服後,公司慢慢打開知名度。

吳國綱主持人回憶入行往事。

Kenny回憶入行往事。

別人不敢接的,他接;就挑困難的做

讓公司站穩腳步的困難案子,不少來自美術館與博物館,偌大空間中的古文物與藝術品,燈光設計是讓它們更閃耀的關鍵。在前東家的完整歷練,讓Kenny對於建築及室內設計的材料、成本、工法及施作瞭若指掌,懂得如何利用光來呈現空間及展品之美。

上海余耀德美術館日前舉辦「賈柯梅蒂回顧展」,展場照明設計由MLD 光•實驗室操刀。

上海余耀德美術館日前舉辦「賈柯梅蒂回顧展」,展場照明設計由MLD 光•實驗室操刀。

瑞士雕塑家賈柯梅蒂銅雕「行走的男人」(右),在Kenny操刀的完美佈光下,雕塑與投影呈現另一種觀看角度。

瑞士雕塑家賈柯梅蒂銅雕「行走的男人」(右),在Kenny操刀的完美佈光下,雕塑與投影呈現另一種觀看角度。

熟悉照明的Kenny,以完美佈光展現藝術品的生命力。

熟悉照明的Kenny,以完美佈光展現藝術品的生命力。

更重要的成功關鍵是,他不怕難,Kenny說:「我就是要找最難的做!」

賺大錢或擴張公司規模,都不是他創業的首要考量;脫離公司的羽翼,就是為了想更有發揮。跟公司發展方向或策略不對盤的案子,寧可不賺。

最近Kenny迷上拳擊,除了運動健身,奮力揮拳的快感也讓他內心的那匹狼奔馳嘶吼,一如創業往前開疆闢土的衝勁。

返台發展 培育新一代

去年明馳返台設立公司,接下來要在台灣播下燈光設計師的種子。他說:「我希望讓大家知道,燈光不只如此。」吳國綱要開設課程,免費傳授學子關於燈光的科學與藝術,希望未來台灣的設計界能有更多深諳照明設計的人才。

Kenny說:「創業的初心,就是想做些更好的事。」

16-08-1822-00_DSC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