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十分建築王喆x本事設計陳敬儒,用與台中的緣分,創造「剛剛好的」勤美誠品

什麼樣的評量會讓設計長出新的光芒?

十分建築與本事空間製作所首次聯手共同合作 勤美誠品 的商業空間改造案,以「婆娑」為概念,將樹影下光線錯落有致的畫面帶入商場空間,蘊含人情的豐富感受,也正是台中這座城市,牽引他們共同創作了這個場域。

勤美誠品
▲天花上面的區隔板,不做也可以但會顯得比較廉價;將這裡做出內、外的區隔,讓每個中島櫃位有個專屬於此的感覺,價值感會被延伸。另個層面是,這些內外區隔也不做到滿,可以區隔出空間,也可以達到開放感,效果和預算上反而達到很好的平衡,王喆解釋設計概念。(攝影:趙宇晨)

本事空間製作所與十分建築的淵源頗深,本事創辦人洪和培早在2001建築系工作營即認識王喆。本案的本事設計師陳敬儒也是王喆的東海建築學弟,十年前在由謝宗哲老師策劃的的LPA展覽上相認。兩方歷經多年成長,第一次一起工作就是這場勤美誠品改造的大案件。

▲不鏽鋼的曲線為空間劃出區隔,在設計上藉由造型導引指示方向,擴張網在光線灑落時創造的漸層光影,也是婆娑的一大看點。(攝影:良月)

▲本案另一大特色在於天花的表情如此簡單,然而走進一看才知其中奧妙,例如灑水頭等消防設備,在之所以能有如此簡練且乾淨的呈現,事前必須對材料的分割模組進行全場動線與櫃位軸線規劃,考慮日後維修得以拆卸的出力點,進而得出最經濟的板材尺寸,並花費相當的時間整合天花以上的空調、機電、消防、弱電等單位,才能得到現場所看到的簡單外表。(攝影:良月)
勤美誠品
▲透過天花板光線,營造出的地面光花陰影也是樹影的意象。當從樹葉間看到日光,概念上光是跳躍的,你會走進暗也會走進亮處,這些都從材質反射的原理中調整出獨特的光暈。造型上也是暗示這裡是動線、哪裡有盡頭,透過光的層影和漸暗展現出來。且天花上這些擴張網上面其實有個勾可反扣,需要維修養護時,就非常方便。(攝影:趙宇晨)

陳敬儒說人們所看見的設計一種是以微分的概念從大的慢慢做到小的,另外一種則是像積分從小至大完成,而王喆總是可以將兩種都控制得很好,這是學弟陳敬儒面對學長王喆創作的看法。「我很久之前在看王喆的作品之時,就覺得他看待空間的方式有很特別的幽默感,他的設計很細節,可是他總是可以將之簡化到一個幾何形體,不管弧形或三角形,即使是中文語彙很少的小朋友都看得懂,這和本事很不一樣。」

這恰巧和王喆的十分建築找上本事設計合作有些關聯,十分過去對商業空間較少接觸,提案時又有很多基礎的構建、擴張網和鋁板的細部材質處理,細節考驗成敗,確定執行這個作品時,王喆就覺得一定要找到對細節十分刁鑽的本事合作,才能變成「十分有本事」。


剛剛好的台中緣分

十分與本事兩個事務所都坐落在台中,兩人對於台中的記憶跟耕耘都像未解的緣分流動,王喆是台北人,因為念書來到台中,卻沒想到之後十分建築開業前的十年工作期間,除了在日本的建築名家小嶋一浩事務所的一年以外,剩下的時間他都留在台中,有五年負責參與台中歌劇院的現場專案設計,跟自己崇拜的伊東豊雄建築設計事務所共事,也看著歌劇院成為台中的重要地標。「我現在會帶小朋友去歌劇院,跟他說這是爸爸以前做的。」加上台中充滿更多可能性,不過度商業化,也有一種「剛剛好的無聊」,對建築師來說是比較容易專心的地方,最後就此定居。

而本事的創辦人洪和培本來就是台中人,陳敬儒則是後來因學長「小又」謝欣曄而加入;來到台中前,陳敬儒剛好在台中和大陸城市之間來回三年多,這個案子是他在台中的首個作品,不論對於本事和他自己都頗具意義。「包括本事的作品Outdoorman去年疫情間於台中誕生,當時很多台北的工程都停緩,對於本事來說,這也同樣寶貴。」對應著王喆說的「剛剛好」,陳敬儒說台中就像是介於台灣北或南之間那座「剛剛好的城市」,除卻台南過多的歷史包袱,也沒有台北太多的租金成本,可以在做設計時剛巧得到好的循環。幸運是這狀態下,台中又有許多普立茲克獎的國際作品誕生,這座沒有顧慮的城市,可以承受容納建築中巨大的變動,也合理了勤美誠品這一回的大改造。

最喜歡本案的何處?

陳敬儒最喜歡夜晚的南向入口外牆,「我從以前最常從對向的地方進來,完成改造後,每次都是從南向的大門口進來,下班後剛好都是晚上,那時間點正巧是很迷人的畫面,當燈帶開始發光,光暈洗滿魚鱗的燒杉呈現一條一條的漸層,加上很有情境的明暗讓你準備進到這個空間,這是跟以前比起來改變了我對勤美近距離體驗很重要的關鍵。」

王喆則還是最喜歡的一樓的弧形角落,不論是員工或是顧客,都可以從這裡出入,通透感可以延伸到商場的戶外。從不同角度可以看見綠園道周邊以及戶外廣場,讓內部空間其實可以感覺跟外部是一體,又可以在視野間感受跳動的光點,同時這些縫隙間,你的視線還是可以穿過這些櫃位,這是特地保留的通透。

「一個好的室內是要跟環境有所連結,公共空間跟外在環境有所接點。」王喆說道。

▲一樓的弧形角落,十分建築創辦人王喆(左)與本事空間製作所設計師陳敬儒(右)是東海大學的學長學弟關係。(攝影:良月)
這次與勤美的合作有什麼最難忘的事情?

「勤美誠品這次的設計從出發點就很:婆娑。和過去具象的作品很不一樣,所以我們在提案過程中,他們會覺得不錯但又有點擔憂,但我們可以感受到勤美誠品的組織都是年輕而很有活力和實力的,從執行到落實,他們也會跳出來討論跟想辦法解決。」基於勤美誠品對於此次改造的開放和接受,也促成十分與本事完成了如此大方多變的格局。

說到勤美誠品改造的出發點,「他們很早就想做一個能夠停留休憩的空間,這也是勤美很獨特的想法,過去的商業空間都是希望延長動線創造消費,有效利用坪效,但他們留給我們的題目是:『怎麼樣讓人們停留?』 」王喆補充。「有一個百貨商場現在願意用大的空間垂直牆放入植物的時候,對商業空間而言蠻特別的,也因為台中有這樣的不受限制的背景累積,勤美誠品的改造才能沒有包袱完成,這也是台中才獨有的。」

▲為了創造停留的價值,王喆也曾提案過「裡空間」的概念,在垂直的植披牆前造出一座適合展覽、講座的微型空間。(攝影:良月)
對你們而言什麼是好的商業空間?

王喆認為成功的商業空間就應該是街道的延伸,是公共空間的一部分,所以不該像有些百貨商場漂亮但會讓人有距離感。陳敬儒也補充,過去本事做過很多商業空間,但這次反而是換了角色,不再從品牌櫃位上求表現,而是想怎麼樣把雜訊簡化,做出乾淨的空間,把「玩」的權利丟給其他人。

你們合作上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趣味的是兩人討論工作的時間正好坐落在白天和晚上,到了王喆睡覺時間時,夜間思考的陳敬儒就會丟一堆照片過來,但這些東西又都有所啟發,所以這個時間分隔的過程就像深夜食堂般迷人,兩個有時差的事務所不間斷的思考和實現,成為一種默契訓練。後來的本事和十分的對話都調整的十分接近,有時兩邊共同思考時,正好想法就和對方不謀而合。

完成改造後,王喆現在幾乎每個禮拜都來一次,一方面觀察人們的使用狀況,這是別於過去替別人設計完私宅作品後就不能再訪的最大樂趣。「另外就是這樓下開了一間知名的燒肉店,我大概已經吃了最起碼十次!」

對陳敬儒而言,勤美誠品原先就是宅男設計師少數出門的理由,像是已成習慣的固定生活圈,在施工期前半年,原本常來的地方封閉起來,讓他們很不習慣。但最終在那個最困難的,建築立面的南面入口完成後,隨著室外一層一層調整燈光角度,這棟建築完成後的樣貌,反而讓人會忍不住一直站在外頭凝視。

勤美誠品
▲勤美誠品_新展覽空間模擬圖 圖片提供:十分建築王喆設計
可以用一句話形容這次的設計案嗎?

改造後的勤美誠品對王喆而言,是實現他自己最想完成的二元並置作品,例如明亮但又深暗,誠品勤美讓人感覺簡單而豐富,這樣的矛盾對他而言是很有趣的。

然而對陳敬儒而言每一次看都很細緻:「內行人看很有深度,但外界也會覺得很有趣。」不論是過程或是這些強迫症般的細節,他認為都能夠用「十分有本事」來作結論。

後記:因為有了這次的美好經驗,瘋設計不禁問起兩方是否在未來還有合作的可能,得到了已經進行中的答案!看來我們可以開始期待十分與本事在未來共同合作的作品繼續登場!

撰文:謝濬如Nana 攝影:良月

部分影像提供:勤美誠品

延伸閱讀:理想生活就這樣過!勤美誠品聯名3大人氣品牌、藝術家WHOSMiNG打造限定工具箱

成就是種對我的誤會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