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交融:北京四合院化身幼兒園,老聚落就是現成的歷史課本

四合院

2017 年,樂成集團委託 MAD 建築事務所在北京一處養老社區旁,設計了一座幼兒園。這裡佔地 9275 平米,原址上有一座三進四合院,一座上世紀 90 年代興建的仿四合院及一棟現代四層建築。2019 年底,幼兒園終於建成,成為一所可容納 390 位 1.5 至 6 歲學童的幼兒園。

四合院
四合院

 「我回想小時候上的幼兒園,和後面看到的幼兒園,都在想孩子們最心心念念的是什麼。」MAD 建築師馬岩松說,我想是自由與大愛。幼兒園不一定要在硬體上有多大的給予性,但必須讓孩子們感受到自由與愛——它們讓孩子們的發展有無限的可能性。

四合院
四合院

MAD 選擇將原址三進四合院外的其他建物拆除,並以將四合院「捧在手心」、與四合院相望、連通的新建朱紅色空間取代。新建空間以低矮平緩的姿態展開,環繞著四合院。

四合院與新建空間的佈局與秩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和呼應。彷彿訴說著:來自不同時間維度的兩者,新不蓋舊,古不越今,透過相互輝映的張力,讓建築產生新生命力。

四合院

將原本各不相關的場地整合成一體的功臣是新建的「漂浮的屋頂」。這處二層戶外平台讓人彷彿進入到全新的境地。在老北京,除了紫禁城的紅牆黃瓦,胡同巷裡幾乎盡是青磚灰瓦。但在這裡,二層屋頂平台色彩斑斕,像是火星表面,顏色鮮豔、溫暖,彷彿充滿了「魔力」。

四合院

屋頂地形連綿起伏,吸引孩子們樂於在此奔跑、互動。面對眼前的「火星」、四合院、老樹、天空,孩子們在這裡「上天下地」,啟發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思考和追逐不同的可能性。

© 存在建築攝影
© Hufton+Crow

同時,MAD 也圍繞著原址上的幾棵老樹設計了三處庭院。庭院內的滑梯、樓梯讓一二層得以連通。而庭院與四合院的院落空間的連接,也為教學空間提供了戶外的採光、通風和延展。

© 田方方
© Hufton+Crow

老北京有很多「縫隙」—— 地道、屋頂、院落等。而院落,特別體現東方人對自然的一種看法。在這裡,自然成為了主體,建築反倒圍繞自然而行。院落裡有自然,有天地,有人的生活,這些共同連成了建築的核心。

© 田方方
© Iwan Baan

從二層走進一層室內,視線變得溫暖明亮。為了照顧孩童對尺度的敏感及舒適感,室內採用了單元式鋁格柵吊頂,建築的視覺層高被稍稍壓低的同時,又給室內增添了溫暖感,讓孩子們有一種家庭的感覺。

陽光通過整牆落地玻璃射進室內,人們也可在此近觀室外的古四合院。新舊建築間近三百年的線性歷史在這裡變得立體。

© Hufton+Crow

大堂東側從一層轉往負一層的過渡空間被巧妙設計成劇場;環繞劇場的則是擺放著中英文繪本的環形書牆。劇場舞台則又是另一個空間——室內體育場的入口。佔據了兩層空間的室內體育場既是孩子們課時的室內活動空間,也是幼兒園平常舉辦全園藝術活動、體育活動的場所。

© Hufton+Crow
© Hufton+Crow
© Hufton+Crow

大堂西側通向學習區。學習區流動的空間佈局提供了一種自由、共融的空間氛圍:不同混齡學習組間並沒有被封閉的牆隔開,而是每隔一段距離設置弧牆 —— 本為建築的支撐結構。流線佈局為空間增添了不同的密度和尺度。

「無邊界」的學習空間,無處不在的閱讀環境和以探索式「玩」中學為核心的課程,除了豐富了孩童間的互動交流,也讓教和學得以在最優化的氛圍中開展。

© 田方方
© 田方方

通過院落和廊道與之相連的三進四合院,是孩子課餘時文化、藝術、創作的活動場所及園方工作人員的辦公室。四合院裡的古樹、庭院、屋簷、磚瓦,瀰漫的是比個人生命長度更廣的歷史和自然氛圍,這些也將啟發兒童們的思維和加深對歷史的認識。

© 存在建築攝影
© 存在建築攝影

幾棟看似互不相干,甚至從某些角度看從互為矛盾的歷史時期而來的建築元素,不但可以在保持各自真實性的前提下和諧共存,還互為作用產生了一種新的開放性和豐富性,這使孩子們對他們所處的環境有一個客觀真實的認知。對自然,對歷史的理解可以帶給新的場所一種包容性,塑造社區的獨特共識和價值。

© 存在建築攝影

圖文來源:ArchDail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商店會員
追蹤瘋設計臉書,美學素養立刻 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