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作與山之間的范揚武


文/鈺鋒

近午時分抵達新竹北埔,帶著6月瘋學旅首發團的意猶未盡,想要再次品味客家文化與木頭質地的情感。「看山手作」的主人范揚武,看到遠道而來的朋友們,將北埔人的熱情,以迂迴的方式,帶領眾人認識看山手作。

看山-1

在北埔老街上品味著粄條,范揚武說:「我不是單純帶你們享受客家餐點,而是帶你們看看『老街粄條』的看板,是我用傳統木板門翻製成的招牌!」口裡咀嚼的是鄉愁,范揚武的眼神裡卻綻放著對木頭產業的熱情,娓娓道來自己和木頭的情緣。

「在父親的經營之下,木頭和這門技術,一開始說是養家活口,到後來已經內化為我和木頭的感情。」早期是伐木包商的父親,瞥見林業早晚必須轉型的現實,因此以自己為名轉型「光明木藝」,范揚武點出上一代的耳濡目染,父親手上只是木工精緻化的濫觴,到了他的時候已經在找出不一樣的氣味;曾與胞兄共同經營工房的時期,台灣恰好是SARS之後,即將重新振衰起敝的轉型期,底蘊與火侯適時奔放,范揚武的工藝恰逢其時受到關注。

看山-2

所謂「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性情裡厚愛土地的情感,也流露在范揚武的作品中。經典作品茶盤上的鵝公髻山線條,是木頭與山林的體察,他在范寬的《谿山行旅圖》之間,看到手感的智慧;厚實而適度的工法,隨著木頭的紋理展現技巧,這樣的精神也反映了他所倡議的CASA HANDS,作品裡的勾勒當中,有個人的細膩,也有回歸敬重木頭的精神。

范揚武的作品「Chair One」。

范揚武的作品「Chair One」。

放下碗筷後,不禁想問道:看山手作的品牌,似乎是個人意志的延伸,范揚武希望怎麼想像這個品牌?范揚武以廿世紀著名的木藝巨擘中島喬治為理想,希望畢生能在森林與土地之間,為人們找到木頭和生活的美學,這不僅是看山手作的獨特思維,也是屬於范揚武的木藝哲學之道。

看山-4

看山手作 美學態度Botton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