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高第之城」的建築神曲 | 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 Jordi Fauli


如果「上帝的建築師」高第的作品,是灑落於加泰隆尼亞的閃亮珍珠,那聖家堂便是巴塞隆納的建築桂冠。倘若世上還有一座令全球印象深刻的在建建築,高第的聖家堂大概會是許多人的首選。

2017年《上帝的建築師:高第誕生165週年大展》聖家堂(la Sagrada Família)精選出多件展品,包括高達12公尺的樹狀柱體模型、懸鏈拱模型、聖家堂屋頂結構模型等。台灣迄今第三度、亦是最大規模的高第主題展,現任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Jordi Fauli)也躬逢其盛再次蒞台。

現任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 Jordi Fauli 先生。圖 丁紹原 攝。

夏日酷暑、三伏正炙,與外頭的艷陽高照相比,展場冷鍊大器的設計顯得格外清幽。一身正裝的喬治.法利總監正襟危坐,宛如時尚的紳士等待我們的到來。

高第曾說:「一個建築展最好的展覽方式,就是陳列出模型和相片。」相片可一睹建築形態與色彩,而模型則可真正感受思想與結構美。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表示,本次展覽在呈現高第建築思維與科學觀。透過台灣團隊的裝置協作,更揭開聖家堂多元魅力。「展場許多模型結構與媒體互動裝置,甚至還能嗅到木頭新鮮氣味。」喬治.法利總監熱情表示。

高第

高第建築奇觀 -「聖家堂」。pic via © Càtedra Gaudí 圖 時藝多媒體 提供。

高第的建築成就非凡,但在當時卻不被看好。當時「米拉之家」被認為是全城最「怪異」,而小說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更評聖家堂為「世上最猙獰的建築之一」。對照現代建築界給予高第的高度評價,喬治.法利總監認為高第給後世的建築啟發便是其「精神」。

「精神,是高第給後代人們最大的建築啟發!」喬治.法利總監表示:高第用盡了生命去找尋問題的解決方法,投擲十載光陰研究建築力學結構,並運用到建築上。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展示側面(左)與正面(右)。圖 丁紹原 攝。

談到目前面臨到最大的挑戰,喬治.法利總監表示:「一絲不苟地研究高第龐大的作品遺產,是最大挑戰。」

「依照高第的建築模型、照片與小件作品,去建造聖家堂,並做到與高第想法分毫不差是極富挑戰的。」歷經西班牙內戰與世界大戰波及,戰後建築團隊重新對聖家堂進行興修。目前團隊分成研究、興建與修繕三大團隊,對聖家堂進行全面建設。

精湛的「雙曲拋物線」設計,將光線集束,營造聚光的神聖效果。pic via wikipedia

聖家堂從原本的私人教堂,到今天眾所矚目的「天主教宗座聖殿」與「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地標,自然吸引世界一流團隊前來貢獻長才。

戰後以降,聖家堂從過去的本地團隊興建,如今有來自倫敦的工程師與日本的雕刻家等全世界優秀團隊成員,一同參與這項世紀工程的營造。在聖家堂現場,往往可以看見參觀的遊客一旁就是混凝土車進出的工程現場。雖然顯得突兀,不過聖家堂的興建經費至今仍然仰賴著慈善捐款與觀光收入。這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 – 高第的初衷,誠心贖罪奉獻。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結構(左)、聖家堂中心堂屋頂模型(右)。圖 丁紹原 攝。

「錐形體」模型大型裝置藝術。圖 丁紹原 攝。

「如果不是來於自然,就不可稱之為藝術」- 高第 Antoni Gaudí 1852 – 1926

喬治.法利總監認為:高第受大自然影響而啟發靈感,並將其轉化成建築設計,使自然融入建築裡,而非一昧複製大自然。高第的許多建築都有自然的氣息,米拉之家(Casa Milà)彷彿嶙峋的巨石、巴特略之家(Casa Batllo)像極神話中的怪獸軀體、奎爾公園(Park Güell)更是盛載著動植物的歡樂嘉年華。

高第的童年因病休養,鮮少自由玩樂,注意力很快轉向大自然。物候豐美的巴塞隆納,澄碧海洋與蒼翠山野就是啟發高第感官世界的重要養分。然而,世俗的歡樂與喜悅同等重要,因此,神話傳說、誠摯的天主信仰,與加泰隆尼亞傳統文化符碼,都能在高第的作品中,可見一斑。

預計2026年的聖家堂完工畫面,高聳鐘塔宛如巴塞隆納的建築桂冠。pic via © Càtedra Gaudí、時藝多媒體 提供。

提到聖家堂團隊是否有信心,如期於2026年高第辭世百週年竣工時,喬治.法利總監表示,他有信心能讓這項宏偉計畫完成。完工後的聖家堂,料將成為全球最高天主教堂,亦讓人更期待完工時的壯觀景象。

2017年夏天,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感受聖家堂世紀奇觀,看見「上帝建築師」高第的建築魅力!


延伸閱讀:聖家堂 -「上帝建築師」高第 Antoni Gaudi 施工百年未竣的建築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追建築瘋設計 揪團看遍五大洲 |

「追建築 瘋設計 揪團看遍五大洲」札哈哈蒂展&高第展雙展任你配套票 一套10張只要2,500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