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新銳 | 擺脫重力的奇妙之旅


他是以「光」為媒介的神奇魔術手

也是對 「老物件」戀戀不捨的倫敦客

跟隨Paul Cockedge,啟動奇妙之旅

擺脫重力、沉浸夢境

與一切「難以預料」不期而遇。

讓我著迷的是一切都不斷地擴張和收縮,土地、水、我們自己的身體和皮膚,甚至整個宇宙 - Paul Cockedge

保爾・科克塞奇(Paul Cockedge)以其高度創新的設計能力,對於科技和生產技藝深入研究,有趣而多元的創作贏得國內外高度讚譽。他融合各學科的知識和理論,不斷提出質疑和新的設想,對細節高度關注,在建築、產品、公共裝置等多領域遊刃有餘,作品簡潔動人,有著敏銳的美學意識。

光影無重力

▲ Paul Cockedge和Joana Pinho合影

他1979年出生,畢業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曾師從知名設計師羅恩・阿拉德(Ron Arad),後得到三宅一生和英葛・摩利爾(Ingo Maurer)等設計師的大力提攜,一路順風順水,成為英國炙手可熱的設計新秀。2004年他與瓊安娜・皮尼奧(Joana Pinho)成立同名工作室Paul Cocksedge Studio,自此客戶絡繹不絕,包括V&A, London Design Festival, NHS, Swarovski, BMW, Hermès, City of Lyon, Wellcome Trust, Sony等知名企業品牌和藝術機構。

Q:我們先從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說起, Bourrasque的理念從何而來?

PAUL:現代生活中,人們習慣了堅硬的「光面」螢幕,如手機、電視和看板……我們想擺脫文字、圖片和資訊等雜音,呈現光的本原感覺。通過EL片(Electroluminescence,冷光)和新技術的應用,光可以被塑造、被觸摸、被延展,甚至可以被彎曲,在你手中仿佛擁有生命一般。

無重力

▲ Bourrasque。設計師將200張用EL電光材料制做的A3紙懸浮在17世紀建造的法國里昂市政廳前,上演了優雅而壯觀的一幕。

Q: 「光」成為你的重要名片。

PAUL:我對光的狀態和呈現方式很感興趣,它展示出迷人的魅力。燈光成為把我們各個項目結合在一起的重要介質。光的機制、狀態、色彩……都成為我們研究的物件。

無重力

▲ NeON。這一玻璃燈具由手工製作而成,白天呈現出半透明的自然色質,黑暗中則顯示出獨特的美麗和生動色彩。曾榮獲2003年孟買藍寶石獎(The Bombay Sapphire Prize)

 

▲ Soane’s Light。索恩博物館位於英國倫敦霍本地區,曾是新古典主義建築家約翰·索恩的住宅兼工作室。設計師以光的介入重新創造了建築師最愛的金黃色地中海光芒,使人們得以沐浴在這種迷人的氛圍中,享受永恆的「黃金時間」。

Q:你的許多作品表現出對脫離重力束縛的傾向,鍾愛 「懸掛」,這是否與你幼時想做飛行員的夢想有關?

PAUL:哈哈我自己其實沒想過,但你這麼一說我覺得很有可能。

▲ Palette。這一作品用以慶祝英國和土耳其偉大的歷史聯繫。大小不同的圓圈色彩取自兩國國旗,兩端顏色逐漸溶解,在中間融合成為獨特的彩色,象徵著土耳其和英國之間的合作和創造力。半透明材質與其後方的風景對場景進行了重新定義。

▲ Poised。作品靈感是紙的優雅和親和。經過一系列對於重力、品質和平衡狀態的嚴密測算, 重量達半噸的鋼鐵桌子呈現出似乎要下跌但全然穩定的狀態。

Q:你總是在打破對立,重視連接:內和外、新和舊、軟和硬、虛和實……

PAUL:正如我並不認同以科學或藝術來定義人或者作品,圍繞著人所發生的一切活動都是融合在一起的。設計要求考慮諸多技術,其最初的想法是創造你從未見過的組合,或者以新的方式看待事物,儘量避免重複已經做過的事情使我們更興奮。

▲ Compression Sofa,為Moooi設計的這一作品宛若慶祝兩種泡沫和大理石的聯姻—完美呈現了它們各自特點。通過衝壓,棱角分明的泡沫具有了曲線美的舒適和柔軟,軟和硬、謙卑和高傲、輕和重……兩種材料的特質實現了和諧的共鳴。

▲ Freeze Bench。在「Freeze」系列中,科克塞奇利用凍結溫度把不同的金屬材料無縫連結在一起,創造出這一完整的作品系列。該系列的重大突破—是一張由銅和鋁製成的桌子的牢固連結。這些作品設計精巧、構造嚴密、結構穩定。

Q:你重視「人「在設計中的存在,如何看待公共介入和公共參與對設計的影響?

PAUL:觀看人們與我的作品互動十分有趣,人們的舉動常常讓我驚喜——讓我以不同的方式和視角理解自己的作品,作品最終是由公眾「完成」和解釋的。

▲ Kiss作品沿用了古老歐洲在槲寄生植物下接吻的傳統,並且將其與慈善行為結合在一起。在艾曼紐二世回廊這一公共場合的拱頂下,當人們接吻,樹冠上的led將會呈現不同的頻率,最終全部亮起,贊助商UBI Banc也會捐獻一歐元給CESVI用於解決北烏干達的饑餓問題。

▲ The Living Staircase,倫敦Soho區內12.5米高的樓梯代替了傳統樓梯,為四層辦公室之間提供了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央區域。設計師認為:「樓梯本來只關乎從A到B,現在兩者之間的一切都自由呼吸。」

Q:Life 01關注到了「人」以外的生命,你對「生命」的看法是怎樣的?

PAUL:「人」是我們設計師一切工作的核心,我們應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尊重和愛護這個世界。

▲ Life 01。作品像是一部短暫生命的寓言,也如同虛空之境,或者一幅靜物畫。花插入花瓶時,花杆會作為導體啟動花瓶底部的小光源,整個花瓶亮起,水波粼粼,隨著花朵枯萎,光線也會逐漸消失。光、水和生命結合在一起。

Q:你還關注到舊音響改造、舊地磚再利用,如何看待這些承載著記憶的「老物件」?

PAUL:情感和回憶是我與這些「老物件」產生聯結、發生故事的關鍵字,環保和節能也是十分重要的。

▲ The vamp,該作品將傳統揚聲器轉換成一個可擕式藍牙揚聲器,可以在房子、花園、公園等任何地方使用。它允許我們保留的精良工藝的同時擁抱新的無線技術。設計師說:「聽到古老的揚聲器以新的方式產生豐富的聲音是一種快樂。它們是我們的音樂歷史的一部分」。

 

Q:你曾與諸多品牌合作,如何發掘品牌要義並展開設計?

PAUL:他們無一例外都給了我很大的自由,不去干涉,而是靜待結果。

▲ Window Display是應倫敦公共醫療慈善機構邀請打造的櫥窗展示項目,科克塞奇以極具戲劇性的手法提醒人們關注身體。人體手臂橫跨整個建築,皮膚可以被「關掉」,顯現出內部的以玻璃霓虹燈管制作的靜脈和動脈,通過光線變化呈現類似X光的效果。

▲ Crystalized由設計師為施華洛世奇打造,科克塞奇將雷射光束聚照在那顆懸吊在鑽石圖形中間的施華洛世奇水晶上,使之產生奇幻而迷人效果。當然這盞水晶吊燈只是幻象,光線的關閉變時便會消失。

Q:你曾表達過相對於臨時性裝置,更希望做永久性設計,並且對醫院感興趣,這是出自怎樣的想法?是否有實現的可能?

PAUL:是的,我覺得醫院設計是十分重要的,醫院不應該像現在這樣,讓人覺得陰森恐怖,事實上我們正在與一個醫院開展設計合作計畫。

 

▲ UK Pavilion Milan Expo Competition, 「最重要的是為人們創造探索和發現空間的機會,對外呈現開放和歡迎的姿態。」設計師利用1296根再生電極管創造了一個森林,打消了建築內部和外部空間的界線,創造出有機的流動感。

Q:生活中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對你的設計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PAUL:我討厭自我封閉,對人乃至整個世界都充滿了好奇。我的工作大部分關於「交流「。這意味著我的專案總是關乎人們的情感,最終工作是讓人們感到快樂。
設計是許多要素的混合體,也是一個延續的過程。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要對各種機會和可能性敞開心扉,體驗所有的想法和材料——更重要的是,要感受內心的快樂。

▲ Pole Light,光源隱藏在基座,燈管處顯示出光線彎曲的效果。

 

▲ Styrene作品靈感來自於「增長」這一概念,通過加熱改變聚苯乙烯的形式,形成有機和獨特的形式,更有力量感。苯乙烯的對稱性被一系列小孔徑打破,光線從中溢出,產生有趣的光影遊戲。

Q:如何看待新技術和傳統手工藝這兩者對你的作品的意義?隨著時代發展,你認為設計和設計師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PAUL:它們是一致的。人們通常把技術看作是電子和感測器,但技術也會進入我們使用的材料,比如將金屬凍結在一起。此外,現階段大家都認為要使用新科技,而我還是更希望用手來打造作品,我的手上留下很多傷口,這讓我更好的接觸一切。

▲ Rhythm Shelf。靈感來自于設計師偶爾看到一個不整齊的書架,他迅速在紙上勾勒出一系列垂直線條模擬這種不規則的節奏。

▲ Rhythm Shelf。最終他創造出這一3.6米長的書架,有68個分格,從最厚的書到一張紙片,都能在此找到自己的位置,遠遠看去,如同波浪漣漪。

Q:最近在做什麼新專案和新計畫?

PAUL:我們剛剛完成了個倫敦市區一個新公共空間和入口的設計,投標建議已經被納入初選,這讓我很高興——我很期待在倫敦的一個如此重要地方有所施展。

 

文字 / Carrie
圖片 / Paul Cockedge studio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

 

一棟漂浮在山丘上的退休夢想宅

迷人曲線,營造優雅漂浮意趣 │鋼材樓梯的輕盈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