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文創產業還是博奕產業?稱霸一方的寬宏藝術(下)

上一篇我們透過不同的產業卻是以相同的商業邏輯來比較所謂的專案性質的營收模式優劣勢。這一篇我們專注來看文創產業到底還有沒有機會能創造更高的產值?

因文創產業很大一個比例的公司都是專案性質的輕資產公司,不論是創作工作室、設計公司、廣告公司、公關公司甚至於授權開發公司等都是以一個短期性的目標為基礎,更透過產品稀缺性的特性來提高專案毛利。從這個面向看起來,文創產業似乎進入門檻不是太高?但似乎也無法累積?每一次的投入都在短期中結算後歸零重來,這是否與博弈產業有異曲同工之妙,下好離手,輸贏能有機會翻轉。

在比較完不同產業,我們再回來看寬宏本身的營運狀況,2019年寬宏營收16.13億元,年成長39.26%,全年每股盈餘8.03元。主要營收是來自「獅子王」等百老匯音樂劇、歌手費玉清等演唱會、以及全年逾十檔展覽。

實體展演活動舉辦受限於場域空間與時間檔期、甚至是天災等問題產品稀缺性是優勢也是限制

今年第一季因為受到疫情的影響,活動均暫緩導致營收大幅衰退,但我們先看2019年,寬宏藝術做對了什麼事?

文創產業
寬宏藝術過去5年每股盈餘與股價 資料來源:財報狗

早期以藝文表演、演唱會為主的寬宏,過去主辦的知名演出有音樂劇歌劇魅影、貓,演唱會有江蕙、費玉清,甚至國際巨星Lady Gaga…等,近幾年也開始舉辦展覽活動,從2015、2016年間,推出自製的「翻轉吧!顛倒屋」特展,創下45萬人次參觀。這兩年則是陸續自行製作了有金字塔、樹屋、恐龍…等展覽的多城市巡展模式。

文創產業
資料來源:寬宏藝術網站

自創IP仍是提高 文創產業 毛利的來源 寬宏藝術透過不斷的測試 最終還是必須走向自製之路

不管如何整合資源,以企業經營長久的策略規劃,最終還是必須朝自創IP才能降低長久經營的風險。過去,辦展覽皆是以海外知名IP授權展為主,雖有基本票房保證,但需要付出相對高額授權金,風險也相對提高。經過幾年的嘗試、調整,寬宏藝術董事長林建寰接受媒體訪問時談到,原創的自製展因無需負擔授權金,從策展到售票一條龍全包,毛利約是一般授權展的2倍。從去年相關利潤比率與前年相比確實有明顯的彈升,而各種費用率則是連續兩年下滑,可見這個策略有顯著的效果。

文創
寬宏藝術近5年利潤率狀況 資料來源:財報狗
寬宏藝術
寬宏藝術近5年費用率狀況 資料來源:財報狗

除了,以原創的自製展來降低成本、增加毛利外,寬宏在更早之前就朝下游整合建立自己的售票網,一方面可以藉此節省票券通路抽成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則是可以更早掌握消費者購買票券的現金流,讓高額的預收款項可以更有效率地去運用。

不受限場域、檔期限制 寬宏藝術的雄心壯志地下一步 自創IP積極輸出海外與場館經營

在擴張營收上,寬宏也有不少積極的策略,如同建設公司要持續營運發展,開發新的建案是主要營運活動,那麼寬宏的主要營運活動就落在新的表演與展覽活動的開發,從寬宏的年報中可以看出,寬宏也積極橫向投資『內容』,如股權投資表演工作坊、專案投資國外國際大型版權方製作大型音樂劇等,還有上述的這些原創體驗型展覽,因為無須取得授權,寬宏也計畫未來有機會直接輸出中國、新加坡等市場。

另外,在營收擴張上,建設公司會遇到台灣空地量不足的瓶頸,而寬宏則是遇到舉辦活動的展演空間有限的問題,因此寬宏在年報裡談到未來公司策略發展時,將結合場館經營列入。

寬宏的整合者模式,我們在營建業找到了參照,其實文創的商業模式並不用多麼創新,甚至如何讓營收與獲利不要大幅震盪,不少建設公司有許多的嘗試.例如有經營百貨商場,如冠德建設有環球購物中心、潤泰建設有Citylink、日勝生有京站廣場,另外麗寶建設則是除了有outlet外,還有福容飯店跟麗寶樂園。而未來寬宏藝術若開始經營文創展演空間、賣場等,應該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一輩子都在追尋心靈深處的烏托邦
踏上現實與幻境邊界的鋼索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