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約直白、一目了然,這樣的解構性設計,你喜歡嗎?


如今,裝飾界出現了越來越多外形特徵鮮明的產品,這些簡單易懂的產品體現出一種樸素的審美觀,與新科技讓人不知所云的邏輯截然相反。

在當下的產品設計領域,數位科技引發了形狀和功能的去物質化形成一種勢力均等卻反向發展的變革,這類影響使得設計界出現了一種後理性主義潮流:設計師傾向于創作意象直白的作品,好像在極力體現“一目了然”的審美觀。

昆廷·翁為Ars Fabricandi公司設計的Calesco 貯藏櫃,它秉承了威尼斯煙囪的外形,是一件家用產品。圖/設計時代提供,Michelangelo Princiotta攝影。

昆廷·翁(Quentin Vuong)設計的Calesco 貯藏櫃就是一個例子。貯藏櫃的幾個部分雖然組成了一個有機整體,但是它們刻意失衡的組合方法造就了一種開放卻不連貫的整體。把一個物品分解成數個基本單元——與審美主體不相關的幾何立方體和平面,它不僅體現了當下時代的一種深層次需求,並且和當今觀念的轉變息息相關。

Lambert & Fils在2017年4月的米蘭國際傢俱展上推出的展覽,展現了產品設計的解構美學。圖/設計時代提供。

這種在美學解構道路上越走越遠的潮流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追捧,這一點在上屆米蘭設計周(Milan Design Week)就得到了充分的展現。一個頗具代表性的案例是加拿大的Lambert & Fils 公司推出的展覽。該展覽中的兩個系列作品體現出了直白、規範、有實質內容的解決方案。

Laurent”系列燈具,Lambert & Fils 公司為巴黎Armel Soyer 畫廊專門製作。該系列燈具的設計基於包浩斯(Bauhaus)燈具的乳白色球形吹制玻璃燈罩,用現代、極簡的手法重新詮釋其中的幾何含義。圖/設計時代提供,Arseni Khamzin攝影。

其中一個系列作品是紀堯姆·薩瑟維爾(Guillaume Sasseville)設計的Mile 吊燈。吊燈使用相互垂直的元件將空間分割開來,LED的應用則使空間熠熠生輝。另一個系列作品是為巴黎Armel Soyer 畫廊專門製作的“Laurent”系列燈具。設計師受到包浩斯(Bauhaus)標誌性的乳白色球形吹制玻璃燈罩啟發,創作出幾個矢狀面組合而成的結構,其中包含的幾何形狀規範且完整,表現形式十分純粹。

紀堯姆·薩瑟維爾為Lambert & Fils 公司設計的Mile 吊燈,兩個相互垂直的元件和LED 燈渾然一體,看上去好像處在失重狀態。圖/設計時代提供,Arseni Khamzin攝影。

無獨有偶,Ladies & Gentlemen 工作室和Vera & Kyte設計工作室聯合設計的Krane 燈具也充分表現出20 世紀早期幾何表現形式的原始理性主義,體現了貝倫斯(Behrens)工業古典主義用現代方式的全新詮釋。

由Ladies & Gentlemen工作室和Vera & Kyte 設計工作室聯合為Roll & Hill 公司設計的Krane 燈具模仿了鶴的形態,一根電纜穿過U 形組件,可調節光和陰影的比例。圖/設計時代提供。

實際上,裝飾界流行的極簡主義是直接從早期的理性主義發展而來的,而且和更早的超歷史幾何“神智論”(theosophy)存在聯繫,以伊登(Itten)、蒙德里安(Mondrian)、裡特費爾德(Rietveld)為代表,後面這種理論是為了對抗第一次世界大戰所導致的文化失穩而提出的。現如今,這種失穩不再表現在文化領域,而是體現在人們的認知上——過快的發展速度和數位技術正在重新塑造人們對物品的認知。另外,如果理性主義的特徵還體現在物品被看做各部分的總和上,而且每部分完整地保持著各自結構的獨立性,那麼在近期的發展過程中,同樣的理念也被應用到產品的定義上,或者作為產品定義的一種補充。

埃琳娜·薩爾米斯特羅為Stone Italiana 公司設計的Zeno 咖啡桌。設計師的靈感來自鋪滿石頭的禪園。這款咖啡桌由不同顏色的石英石板組成,其設計刻意做到不對稱,它頂部的圓盤恰好打破了主體結構的對稱性。圖/設計時代提供。

在這種理念的指導下,根據功能,在一個產品被設計和製造前,就把它分解成了數個基本單元。看看埃琳娜·薩爾米斯特羅(Elena Salmistraro)設計的Zeno 咖啡桌,或者看看派特裡夏·烏爾齊拉(Patricia Urquiola) 的Rabbet 花瓶。用於製造這些作品的大理石都是沿著非對稱的軸線切開的(設計師刻意避免對稱性,因為它是完整物體的特徵,而對於這些作品而言,每個部分保持其獨立性才是關鍵所在)。

派特裡夏·烏爾齊拉為Budri 公司設計的Rabbet 花瓶。它由多種大理石製成,包括Azul Boquira、Bianco di Covelano 和Rosa Portugal。圖/設計時代提供。

在另外一個案例中,菲利皮諾·曼佈雷蒂(Filippo Mambretti)在他為義大利品牌MOGG 設計的Supernova 吊燈中加入一個隻存在於推測空間中的光學元件,給這個稀鬆平常的三維立體物品加入只有在抽象幾何學中才存在的第四維。

菲利皮諾·曼佈雷蒂為義大利品牌MOGG 設計的Supernova 吊燈。當燈亮起來時,它能產生一種視覺效果,增加反射面的透視深度,使漫射器中出現無窮延伸的圖案,從而帶來裝飾效果。圖/設計時代提供。

將物品分割成無法再切割的最小單元,這就如同埃烏傑尼奧·蒙塔萊(MontaleEugenio)在進行詩歌創作時雕琢用詞一樣,每一個存在元素都被展露無遺。不管怎樣,在這種解構式的設計理念中,我們能看到人們依然相信緊密關連的事物間存在著一種秩序,而通過簡化設計、尊重各部分的審美差異,就可以將這種秩序顯現出來。

不要問 ‘從四面劈 ’這個意思
用哪個詞能表達出來
我們無形的靈魂……
不要問我們讓你大開眼界的方法是什麼
只問某個拐彎的,
乾枯得如同枯樹枝的音節就行了
今天,我們只能告訴你一點
我們不是那種人,不想要什麼。

——選自埃烏傑尼奧·蒙塔萊的詩作《不要詢問這個詞》(Non Chiederci la Parola)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11月刊Designing

延伸閱讀:孟菲斯光環下,現在的設計師是否還像30年前一樣大膽?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