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新銳 | 費德里卡.比阿西:優雅詩意,追求幸福


她在尋找一個簡單而快樂的世界,

創造生有靈魂的藝術;

情感、研究、優雅,是她的設計定義;

始終幸福,是她的設計追求;

我們有幸見證義大利藝術家費德里卡.比阿西

與設計同生的年輕、才華與愛。

充滿優雅詩意,追求幸福的費德里卡.比阿西(Federica Biasi)出生於1989 年,畢業於歐洲設計學院(European Institute of Design),畢業後曾於米蘭和阿姆斯特丹研究深造,並與多個設計機構合作,後來在米蘭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致力於產品設計、設計諮詢和室內設計。她在設計界的另一個重要身份是義大利 Mingardo公司的藝術總監。

▲ 設計師費德里卡.比阿西(Federica Biasi)。圖/設計時代提供。

比阿西的風格源於北歐設計的簡潔明快,帶有現代審美的個性自由,也多了女性優雅知性的味道,她以「情感」、「研究」、「優雅」來定義自己的工作,想創造生有靈魂的藝術。比起實用性,她的作品更注重感性,從不拘泥於某種材料或色彩;比起偉大成就,她更渴望幸福,且因為足夠自信,她的設計中自然帶有一種高貴而單純的態度。

▲ Mingardo Collection,費德里卡.比阿西作為Mingardo 的藝術總監,開發陶瓷餐具、紡織品和傢俱等一系列作品,是一位360°設計師。圖/設計時代提供。

也正是她的這種風格和態度,打動了義大利建築師、設計師安德列.布蘭茲(Andrea Branzi),力薦她為 2018年巴黎家飾展義大利新銳設計師獎(Italy Rising Talents Awards)獲得者。比阿西是其中唯一一位女性設計師,布蘭茲認為「她帶有最典型的設計和詩意的想法,傳遞了隱晦卻獨特的訊息」。

Q = INTERNI 設計時代

A = Federica Biasi

Q作為藝術總監和設計師,這些角色和經歷為你帶來了什麼?

A我非常喜歡為自己而設計,它能使我感到更自然地表達自己,但我並不能經常這樣做。當你與公司合作時,你需要分享你的想法。通常這些公司會評估這些想法是否適合他們的需要和產品發展—理應如此,但你並不完全自由。我喜歡同和我類似的藝術總監與設計師合作,成為藝術總監會給你機會管理其他專案,甚至產生一種更深入、更新穎的想法,這對我而言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訓練。

▲ Elettra Vase 花瓶是為 Mingardo 品牌的Petite Collection 設計的。一條基本而詩意的線條,用色彩的對比和實與空的搭配描繪出了其中女性化的優雅氣質。向上的懸垂更加突出了花朵及其高貴的甜味。圖/設計時代提供。

Q你最鍾愛的設計材料是什麼?

A在 2017年,我使用了許多金屬材料。作為Mingardo的藝術總監,我專注於研究金屬材質。我瞭解了如何更好地使用這種材料,並且愛上了它:從最粗糙到最細緻,從極冷到熾熱,它總能傳達出許多的風格和情感。此外,我也同樣喜歡紡織材料和陶瓷材料。我希望每天都能瞭解更多不同的材料,但是在特定時間裡,我往往專注於一種特定材料。這得看情況,最近,我正在嘗試玻璃。

 

▲ Marianne Bookcase,2018 年,纖薄、優雅的多用途書架,為周圍環境增添複雜的意蘊和詩意。可供模組化定制,它重新詮釋60年代裝飾藝術運動及其與誕生地—法國的緊密關係。材料:鐵架,黑色清漆,鋼化玻璃架,天然黃銅飾面。圖/設計時代提供。

Q根據你對全球趨勢的研究和預測以及對色彩、材料、技術等的分析,你對設計行業未來的發展有什麼預見或者構想?

A在我看來,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藝術裝飾和新藝術風格,「裝飾性」會成為重要元素。這種趨勢至少會持續至 2019年底。珍貴而柔軟的紡織品,如天鵝絨和織物還會繼續得到使用;在金屬方面,黃銅和銅金屬實驗留下空間,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關於色彩,將會出現很多深淺不一的橙色、大地色、藍色和綠色,這些色彩不再像過去幾年那樣豔麗。它們逐漸褪去純度,直到呈現出自然屬性。產品將會回歸簡潔和功能性,起起伏伏,我們盡可完全享受這種裝飾主義。

▲ Ilario Mirror 這面鏡子完全是用黃銅做的,其名字暗示了它的內涵:Ilario是 Mingardo 工作間的創始人,而這面鏡子的靈感就來源於 Mingardo 工作間充滿歷史感的圓窗。圖/設計時代提供。

Q基於對設計行業未來發展的構想,你如何看待優秀的產品設計?

A我認為在未來的幾十年內,設計產品會越來越少。在所有領域中,我們將不再關注產品形式,而是更加關注產品的本質:高價值、情感性、功能化。所有處於中間的、無用的東西都會消失(至少我希望如此),共同打造一個簡單而快樂的世界。也許我們會減少污染,更具計劃性,又或許會有相關法律法規來決定某些產品是否適合生產或者大量出現於市場。總之,我們要避免浪費現象和過度設計。

▲ Dama 是一系列靜止而美麗的小盒子,由各種高度和顏色的可堆疊的圓形容器組成,具有安靜的形狀和豐富的簡單細節,用於不同的家庭空間,在這款多功能的盒子裡還藏著一面鏡子。圖/設計時代提供。

Q情感是你的設計關鍵字嗎?

A這個過程往往是從過去經歷或自然中得到的情感開始,我喜歡人類在過去的時間裡創造的物件。在技術快速發展的今天,我也喜歡收集承載著我們記憶和歷史的事物。對我來說,研究「情感」是設計的基礎,我設計產品的目的就是感動和觸動消費者。在充斥著各類物品的世界裡,我需要用作品向世界發聲,傳達和平與優雅。

▲ Cloe 座椅,2018 年,舒適的座椅專為用餐區而設計,適合典雅而現代的客廳,宛若坐在花朵中一樣精緻柔軟,採用鍍銅鐵結構,座椅和靠背用聚氨酯泡沫填充。圖/設計時代提供。

Q你認為女性在設計中的優勢有哪些?

A直到近些年,女性在設計領域才逐漸具備一些優勢。過去有很多極具開拓性的優秀女性,例如蓋.奧蘭蒂(GaeAulenti)、派特裡夏.烏爾齊拉(Patricia Urquiola)、派特裡齊亞.莫羅梭(Patrizia Moroso)、希妮.博埃裡(Cini Boeri)、 加布裡埃爾.克雷斯皮(Gabriella Crespi)等,女性設計師在這個領域大放光彩。設計界逐漸意識到女性設計師帶來的價值—我們更敏銳、更感性,意識到設計中重要的不只有形式,更多的是投入心血的程度,以及這些產品為人們帶來了哪些變化……這也是我個人的設計理念。

設計不斷變化,人們不斷變化,女性的角色也在轉變。相比於男性,我們不是超人,但女性性別特性會推動世界變得更好,人們逐漸會更加理解我們的角色和作用。

▲ Sophie Sofa 這把扶手椅憑藉其不同尋常的比例和明顯的女性魅力脫穎而出。金屬結構勾勒出扶手椅的曲線,粉紅色天鵝座套則滿足了對舒適性的需求,在2018 法國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上被首次展出。圖/設計時代提供。

Q你如何定義義大利設計?

A義大利設計一直以來都處在全球設計的前端,各門類設計都有敏銳的美感意識。義大利民族是世界上優雅的民族之一,這並非偶然,而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品質,我們成長在充滿歷史感和自然美的環境中。義大利設計完全折射出「我們是誰」這一命題,小小的民族,卻擁有著許多美好的特性。

▲ Oku table,2018 年,Oku 在日語中的意思是橡木,桌子採用單腿形式,玻璃桌面由拋光黃銅條分隔成兩個部分,下襯著上漆的中密度纖維板,設計師成功塑造出迷人的優雅感、日本的厚實性,以及亞洲人傳統中蘊含的詩意,形狀和顏色又十分現代。圖/設計時代提供。

Q你對自己的事業有什麼規劃?

A我從不去做嚴苛的項目,我願意與你們分享生活給我的建議。順便提一下,在未來的10年中,我願意繼續從事現在的工作,但我並不想成為一個忙碌於事業的女強人—即便在休息期間也忙得不可開交。我想創立一個10人的小工作室,並對家庭滿懷憧憬,所以我想要擁有兩個孩子和一位愛人的家—而最終的目標就是始終幸福。至於我將會做什麼,無關緊要。

▲ Ella 這款胡桃木餐櫃呈矩形的簡單線性體積,隨時變成一個優雅的移動酒吧、餐桌或生活容器。圖/設計時代提供。

Q接下來將會有什麼新產品和計畫?

A我在繪畫領域有很多的專案。下一步是米蘭設計周,我將會展出一些新的產品。同時,作為 Mingardo公司的藝術總監,我將會在 via Paisiello 6 上舉辦新展,隨後在九月的巴黎家飾展期間,我將為Editions Milano 品牌推出一系列花瓶,我非常喜歡這些作品。

採訪、文字 / 桔梗
圖片 / Federica Biasi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2018年4月刊 Foucusing.

 

設計新銳 | Luomo Collective:解密斯堪的納維亞極簡風

回歸細膩的材質之美 賦予空間靈魂 | CosmoC 沁弦·築形 黃湘洋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