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專欄】酒店空間的花藝設計 │《台灣室內設計》雜誌


CN Flower 成立至今已有 17 年,以從自然環境來表現花藝為理念。花藝師與室內設計師經常是合作的關係,花藝在室內設計案中才有表現的空間,也由於室內設計師的信任,花藝師才有專業表現的機會。

杭州富春山居渡假村(酒店)

中國大陸的富春山居渡假村酒店大廳並無大型花藝,在中餐廳才有主視覺。挑高二層樓高度約有 7 米。原本天花板有一座大型吊燈,下面才是花藝的空間,業主將吊燈拆除,請凌宗湧設計更大型的花藝。從一樓的桌面往上插花最高只能到達 3 米,凌宗湧試著反過來從天花板往下設計,才使花藝比例達到最佳效果。

201404 富春山居 01

倒立的花藝作品是中餐廳令人驚艷的主視覺。

上海樸麗酒店

花藝所扮演的角色是畫龍點睛。當空間是寧靜的,花藝也會是低調的,但又能點出其生命力,例如樸麗酒店的大廳、游泳池等。此外,由於這是一個外國旅客經常住宿的酒店,設計時凌宗湧納入了東方的元素,例如客房裡的榕樹盆栽、松針、薑等等,使人感受到空間的特性。花藝不只是在視覺上吸引人,也能達到滿足心靈的層次。

IMG_0341_JPEGs

以具榕樹盆栽為泳池休息區點綴出東方特性。

上海柏悅酒店

東方的圓桌花藝裝飾是凌宗湧最喜歡做的案子。在上海柏悅酒店這種都會型的東方風格酒店,凌宗湧一反富春山居酒店較自然、粗放的方式,改而採用如松針、紫羅蘭等花材,呈現優雅的風格。

上海柏悅 1-3s

為上海柏悅酒店呈現都會型的優雅風格。

在一次重要的晚宴場合上,主導者是一位國際知名的主廚,由於當晚的主角是料理,主廚希望不要有花卉干擾。因此凌宗湧以綠色繡球花形塑出一件安靜的擺飾品,不會喧賓奪主,反而使空間保有一種溫潤的生命力。

上海柏悅 2-2s

晚宴中的綠色繡球花如同安靜的雕塑品,為整體空間帶來溫潤的生命力。

台北W飯店

W 飯店是一個能充分表現衝擊性、驚艷效果的地方,我們在視覺上以比較突顯或有趣的方式呈現,例如在紅色的中餐廳搭配黃色的花來設計,在紫色的餐廳以紫色的花來呈現,而在粵菜餐廳,我們則用了餐廳的蒸籠來插花。

W hotel 2-2s

以餐廳的蒸籠來插花,呈現花藝的趣味性。

杭州法雲安縵酒店

安縵酒店是一個作風低調的酒店,杭州安縵酒店位在一個農村之中,周圍有知名的靈隱寺、韜光寺及許多寺廟。這個酒店希望表現寧靜,不插花也不展現視覺上的亮眼。在一次酒店內策劃一位旅法藝術家的畫展中,畫家作品是以藍色調為主的水墨畫。整個空間須以畫作為主角,花藝則是畫龍點睛,因此凌宗湧運用當地的果實、樹枝、花卉等自然材料來設計,讓植物在畫作一旁沉靜地展現生命之美。

王公懿個展 1-2s

畫展必須以畫作為主角,植物則是為整體空間畫龍點睛且不干擾。

由於酒店呈現出低調的氛圍,凌宗湧選擇讓花藝的表現降至更低,只是在室內空間中讓有生命的植物安靜地佇立著。例如在酒店大門運用簡單的野生果實、樹枝來點綴,其他還有從河裡撿拾的石頭、從樹上折下的樹藤等。

杭州法云安縵 1-2s

配合酒店低調的風格,以當地的果實、樹枝、樹藤等為大門簡單點綴。

北京頤和安縵酒店

由於宮殿為官方建築,本身亦有許多細節語彙,凌宗湧以紅色花卉做了一個有反摺的地毯,他像是一個有生命的雕塑誘使許多人想伸手去觸摸,而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安靜的一件創作,卻能引起人的好奇心,凌宗湧認為這就是沉靜的力量,也是東方的力量。在其他空間,像當地的牡丹花,也是安靜地飄在花器上,或陳設在木櫃中點綴。

北京頤和安縵 1-2s

此件花藝作品如同一件柔軟卻有力量的紅色地毯。

你的大世界就是我的小設計

「你的大世界就是我的小設計」這就是業主與花藝師之間的關係。建築師、室內設計師等均有寬廣的空間可表現對設計的想法,而花藝、自然則是最微小的,例如青苔、苔蘚等這麼小的生命。花藝師的工作就是如何在大設計中放入花藝的小世界,使這樣的關係能夠相互融合。

讓花進入生活空間,才是花藝存在的意義。花在大自然的時候並不是花藝,當人為的行為發生時,花藝才出現,花也才進入我們的生活空間。

ZCH_9587s

凌宗湧認為讓花進入生活空間,才是花藝存在的意義。


 

更多內容敬請參考《台灣室內設計雜誌》第 13 期!

講座◎陳設探索系列講座 ∕ 酒店與花藝設計(台灣室內設計專技協會主辦)

主講◎凌宗湧(CN Flower 總監) 圖◎CN Flower

文字整理◎《台灣室內設計雜誌》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