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性而不失優雅的法式詩意-弗朗索瓦.阿贊柏格

法國設計師弗朗索瓦.阿贊柏格探討了製造工藝和材料成型的表現潛力,

創作出隨性而不失優雅的美妙作品,

展示出既經典又時尚的「法式詩意」。

1832年,法國浪漫主義詩人泰奧菲爾.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在他的長詩《阿貝杜斯》序言中宣稱:「物品一旦有了用處,立刻成為不美的事物。它進入實際生活,由詩變成散文,由自由身份變成了奴隸。」這被認為是著名的「為藝術而藝術」的宣言。

▲ 法國設計師弗朗索瓦.阿贊柏格。

經過兩個世紀後,同樣在法國,「美」和「有用」達成了詩意的平衡,由著名設計師弗朗索瓦.阿贊柏格(François Azambourg)向世人完美呈現——透過對於這個世界進行深刻的認知與表達,「美」可以借助當代設計而真實存在,並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 Blancin鏡,不平衡的姿態讓人聯想到童年的蹺蹺板遊戲。
▲ Cuir-Verre花瓶,以皮革包裹玻璃,與愛馬仕petit h工坊與法國梅桑塔勒地區的國際玻璃藝術中心(以下簡稱CIAV)合作完成。
▲ Grillage椅,模仿折紙的形態,賦予座椅彷彿紙張般的柔軟感。

阿贊柏格的設計立意大膽深入,低調嚴謹卻不失隨性的美妙,有著優雅、精緻的藝術氣息,讓人們能享受最舒適的生活方式,傳遞出迷人的「法式詩意」。這種自如的表達源自設計師多領域的造詣:他有著廣闊多樣的學科背景和興趣,在高中進行電子技術培訓後,先在國立美術學院學習美術,後在法國國家應用藝術和工藝學校學習應用藝術(Applied Arts),現為法國國立高等工業學院「設計和科研」項目工作室的總監設計師。他的教育背景跨足技術跟藝術,同時也保持了對經濟和環境的不斷關注。豐富的經驗被混雜在一起,形成了他獨特的技術手段和美妙的視覺經驗。「我認為好的設計是以美學體驗作為基礎,而且其自身擁有不斷變化和創新的潛力。」阿贊柏格如是說。

▲ Bois-Mousse椅,金屬底座,椅面材質為柔性天然橡膠泡沫和樺木膠合板,顏色對比加強了材料的可讀性。
▲ Douglas花瓶,樹木紋理與玻璃表面的結合讓人印象深刻。

阿贊柏格從不被本身的框架所侷限,他將目光轉向物體的結構和材質,利用堅韌、輕量的特殊技術和材質創造令人難以置信的新作,並使之得到功能的進化。觀賞阿贊柏格的椅子設計集合最能體現這一點——他的椅子使用不同的材質,卻都輕盈如一葉扁舟:簡潔和冷淡的現代底色,加上複合材質的用心搭配,衝撞出微妙的美感,將「高貴」體現在精緻的細節和高端的質感上。Jockey椅將皮革和泡沫結合在一起,以一種深陷其中的完美傾斜角度帶來宛如漂浮般的舒適坐感,散發出法式復古慵懶氣質;Grillage系列座椅模仿折紙的形態,賦予座椅彷如紙張般的柔軟感;Very Nice Cuivre椅是以聚酯薄膜包裹三角形膠合板,猶如宏大建築結構的微縮版; Mr B.椅受汽車製造的啟發,運用單體底盤設計原理,底板褶皺形態彷彿水之漣漪,增加了形式美感……無論採用何種材質,他都能打造出創造堅固、輕量且設計感十足的椅子。

▲ Very Nice Cuivre椅,以聚酯薄膜包裹三角形膠合板,猶如宏大建築結構的微縮版。
▲ Jockey椅,以一種深陷其中的完美親斜角度帶來宛如漂浮般的舒適坐感。
▲ Mr.B椅,受汽車製造的啟發,運用單體底盤設計原理,底盤褶皺形態彷彿水之漣漪。

阿贊柏格所追求的詩意平衡感,使產品具有簡單而富有雕塑感的特質,其背後是複雜精確的推敲和實驗:Balancin 鏡讓人們回憶起童趣記憶的回聲;Plumes用羽毛和琴弦實現的微妙平衡,醞釀出一首動聽的歌曲;Deux Hélices更是以簡單的形狀語言,拒絕任何機巧,雙驅動機器,完全依靠自身的特質達到平衡;而在阿贊柏格最喜歡的燈具設計中,他探索如何用最簡單的方法讓人們沉浸於燈光下的真實隨性的生活,Petit Théâtre以橡樹木作為基座,有著宜人的燈光,柔和了周圍的氛圍,加強了空間的戲劇感體驗。

▲ Collection Pack椅,它是與現代工業化生產進行「對抗」的宣言,紡織品表皮包含充氣系統以進行座椅的自由調節,而非難以操控的模具。
▲ Argent椅,聚氨酯泡沫填充 , 包括0.4毫米銀片。
▲ Lin 94座椅,採用94%生物可回收材料和6%有機材料。

「若不是做設計師,我應該會成為鳥類學家或養蜂人。」阿贊柏格對自然研究有著濃厚的興趣。他經過大量的採集、思考和提煉,將大自然的定律和複雜的邏輯結合,聯想到既詩意又高科技的作品,讓人工的造物彷彿像自然的生命一樣,成為有情感的表達。這也是他同時被稱作發明家、詩人、藝術家,而不僅僅是單純的產品設計師的原因,他將商業設計和實驗藝術貫穿起來,以多種方式探尋自然的美:在作品Pixel中,設計師將時間和光線結合,描繪光影打到蜂巢上的奇特感受;Animal Objet更是直接利用皮具來還原生物本身的情態和個性。

▲ Deux Hélice裝飾,靈感來自衛星飛行玩具。

設計師迷戀自然材質和紋理的感覺,讓自然事物成為裝飾圖案的素材,又不完全寫實,作品散發著細膩而優雅的審美情趣。玻璃成為「記錄」自然印記的最好材料:Brindille花瓶採用傳統的玻璃工藝,纖細的樹枝嵌入玻璃及模具之間,透過燃燒技術,將枝葉形狀印在玻璃上,不但捕捉到玻璃的空靈本質和現代美感,也彰顯自然的美妙;有異曲同工之妙的Les 10 ans de Douglas 花瓶則是將玻璃在道格拉斯冷杉模具中成型,熔融玻璃產生的熱量使木制模具燃燒之後,再將圖案壓入玻璃中。而Cuir-Verre Vase則直接以皮革包裹玻璃,成為愛馬仕品牌的一次嶄新嘗試。

▲ Mousse置物架,陶瓷版本。

對自然的熱愛還體現在阿贊柏格對木材這種大自然中最普遍材料的情有獨鍾,La Nature des Choses項目為傳統工藝與現代技術的對話提供了可能性:設計師探索木材的語言,將木屑進行編織、組合和粘貼,製作過程中高度注重材料的簡潔性和自身觀感,變廢為寶,製作出一系列巧妙的新作,該專案被蓬皮杜藝術中心收藏;而在遙遠的亞洲,坐落於日本京都的日法交流會館Résidence à la Villa Kujoyama項目中,2015年阿贊柏格受邀再次將其對木頭材料的獨特把握展示在世人面前,連深諳自然之美的日本設計師也為之嘆服。

▲ Petit théâtre燈,環形微小燈具營造出表演和馬戲團氣氛。

除了工業作品,設計師也參與到更多樣化的社會專案中,從環保主題到社會實驗,不一而足。在Design cellulaire項目中,設計師將盛水容器常用的有機塑膠轉變為可食用的材料製作;Lin 94項目中,設計師採用94%的生物可回收材料,6%的有機材料,並立志將逐漸實現100%的植物性材料。當里爾於2004年成為歐洲文化之都時,阿贊柏格設計了一家微型餐廳L’Estaminet專案,這座兩層微型建築擁有讓人舒適坐下的高度,廚師可以同時向兩層的食客提供餐點。

「思考世界之前,要先知道如何談論這個世界。」阿贊柏格在接受法國文藝週刊《Télérama》採訪時如是說。從法式詩意到全球視野,從工業設計到藝術專案,我們得以傾聽阿贊柏格對這個世界獨特的思考、談論和表達方式。

▲ Feuilles裝飾,為天花板帶來移動感。

Q=INTERNI

A=弗朗索瓦.阿贊柏格

Q:你認為設計最重要的是什麼?你個人最關注設計的哪些特質?

A:以美學體驗作為基礎的設計,自身擁有能夠不斷變化和創新的潛力。

Q:作為設計師,你與不同品牌商/機構的合作體驗如何?

A:非常有營養,每次結果都不同。與工匠和工業品牌合作,我們要觀察到其人格,並與之建立聯繫。

Q:交叉背景的學習經歷對你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A:藝術和技術之間沒有區別,它們是一體的。

▲ Bouclette & Baguette燈,將抽象的燈具發光原理具像化,彷彿室內雕塑。

Q:你如何看待自然給予設計師的影響?

A:很多設計師感受到的自然對他們的影響太小了,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Q:作為一名教師的工作給你帶來了什麼體驗?

A:與年輕一代交流,將知識相互交換。

Q:設計之外,你還有哪些愛好?這些愛好為設計帶來了哪些影響?如果沒有從事設計行業,你最想進入哪個行業?

A:我喜歡自行車,音樂,繪畫,鳥類觀察。如果不做設計。我應該會是一個鳥類學家或者養蜂人。

Q:椅子、燈具、室內設計、產品、繪畫作品……你是否有最偏愛的領域?

A:沒有特別喜歡的領域,如果選一個的話,那就選燈具吧。燈具的形式自由,高度概念化,在光的世界裡永遠沒有固定標準。

▲ 印染織物,為The Art Design Lab設計。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雜食閱讀控,書本來者不拒。
希望一天有48小時,每天都能睡到飽。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