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都市造出森林的景觀設計師-吳書原

十年瘋設計專欄-瘋狂且執著的進化之路
2019年瘋設計迎來十周年,而團隊的「#10YearChallenge」 跨足建築,室內,設計,藝術,美學與展覽領域不斷嘗試與突破。「十年瘋設計」將透過挖掘每個專業領域的狂人,帶大家一起走入瘋狂且執著的進化之路,繼續挑戰下一個十年。


  1. 你是誰?請簡短的描述自己
    我原本想唸建築沒上,就選了個喜歡的校園環境。因為景觀與自然接近,誤打誤撞走上這條路。後來一路到國外讀書並工作七年,參與各種跨國設計案,十年前回台灣自己公司,參與國內大案子,就到現在。
  2. 請描述自己的創作風格
    過去在台灣,做景觀設計是非常模仿與形式化的——我們動不動就想要歐式庭園、日式庭園等,而我在英國受到前衛思想的啟發,會想從頭了解台灣這塊土地需要的元素,並讓人回歸自然安全且舒適的狀態。
  3. 創作至今,和自己最像的作品和最不像的作品分別是?
    出國前屈就於市場跟業主喜好,二十年前業主不懂也不尊重專業,不太有機會表達自己,那段時間做的所有東西不但不像我,還令人無奈;回國之後接連做幾個作品,比如美軍俱樂部、台中花博、西區門戶計畫等,都有我的哲學。
  4. 2009年時你在做什麼?
    那時我剛回國。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創立自己的公司,而是在大事務所上班,但我發覺,國外所有訓練回到台灣、進到體制,你想的事情完全做不了,因為老闆會希望不要做誇張的事情,也不要做實驗的事情,根本沒有辦法動。所以我後來就覺得這樣不行,毅然決定創業。
  5. 2029年的時候你會在做什麼?
    我認為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學習的人,不論到多老。我會潛水,會騎馬,會豎笛,最近開始學打高爾夫,喜歡學習也讓我的職業視野變得更廣更遠。2029年還是會繼續做設計,但應該要發展成不再開會,只要拿到一個project,可以直接做,不需要跟人家溝通。

吳書原的工作室太研設計,座落在艋舺服飾商圈,從這裡往外望,一瞥頭就能見到古早的紅磚,具懷舊感的紡織成衣行招牌,不禁讓人想起影響他深甚的台南母親。

|從母親而來的美學養分

母親是做裁縫的,吳書原驕傲地告訴我們,在那個台南比台北富庶的年代,母親以日本最新潮流時尚,關注孩子穿搭配色,讓孩子跟著到布行親身感受美的各種可能,在潛移默化中孕養他的美學底蘊。

母親喜愛蒔花弄草,讓人連結到吳書原工作室陽台上那片綠,小時候對於自然的親近,也是讓吳書原在沒考上想讀的建築系時,最終落腳於景觀設計的原因。

另外,母親的教授朋友帶來大批試卷廢紙,讓喜愛畫畫的吳書原,童年因此得以在自繪的星際大戰中開展想像。也由於有畫不完的紙,讓他從小就不畏懼下筆,這在那個敬紙惜字的年代是多難得的事。他在唸書時即發現,「有同學是不敢寫的,因為他覺得那筆很慎重,但是只要你覺得畫那個東西是很慎重的,你就不會思考,你就無法跨出那一步。」

|思考與研究,錘煉觀點成專業

不受拘束、獨立思考,是吳書原一直強調的能力,除了幼時環境的培育,再來就是他工作四年後,到英國AA建築學院讀研究所時所得到的寶貴資產。吳書原回憶,到了AA,他才知道要如何做研究。「一個景觀建築師,他不可能知道所有事情,但是他必須要知道怎麼找到答案。」老師們不給答案,只是一再質疑、錘鍊學生們提出的論點,讓每個學生都能在資料搜尋研讀中,堅實自己觀點。

這樣的紮實訓練,讓他跟其他領域的專家一起工作時,得以思想清明而自信無畏。在西區門戶計畫中,有許多專家學者認為古蹟不可更動,增建當以當年工法建材等,吳書原研究世界各國的案例,於是能以更宏觀的視野與專家學者對談。除此,他也以燈光的色溫隱喻年代痕跡,讓大型水鏡疊合出歷史地景,在尊重古蹟學者的想法下,以最少的人為設施,創造出能觀看兩百年歷史的設計。

善用植物特性,打造「流動自然」

在AA,吳書原也深受現代的英式花園景觀設計吸引,並以那「流動的自然」為創作哲學,不僅應和了他不受拘束的本性,也呼應了人們對安全舒適環境的原始慾望。吳書原認為,現今都市裡的公園,無法讓人有回歸山林的放鬆感,而是充滿斷序的——階梯是階梯、花台歸花台,花草樹木被以「填空隙」的人工方式,被綁定在位置上。最好的公園設計,當是city in the garden或city in the forest,當在創造地景時將森林架構起來,再將建築放上去,於是土地得以流動呼吸。

不僅公園如此,建築空間也當能落實「流動的自然」。他在做新店精神病院一案時,即以細膩的敷地計畫跟地景坡度設計,創造出讓人如在林中漫步的之字形山道,取代不便行走的階梯。當人們在當中行走,吳書原細細種下的芳香植栽不只帶來視覺放鬆,他們的氣味特性及引來的動物等,能帶出五感的整體療癒。

景觀設計不只是園藝師,但必要了解植物,才能真正打造出能讓被關在小盒子的都市人,有回歸自然的療癒感。設計師不當只求新奇,種植各式奇花異草卻增加維護成本,也不能放任強勢植物全面攻佔土地,而該仔細思量,如何讓各式喬木花草相互協助或抗衡,建構出生生不息的盎然綠境。

捍衛專業價值,不做煙火式花海

而他在台中花博想打造的,也是這樣的森林。這是吳書原回國後首度接下的公家案子。出國前苦於公家案在法規命令等限制,讓他回國後多接私人案件,直到台中花博設計長吳漢中總監三顧茅廬,才說動這位挾有國際經驗的專業景觀設計師出馬。

為了不浪費人民的幾個億,也為了自己的專業堅持,他不做燦爛即逝的大花海,而是傾國家研究之力,讓科博館、植物園、保種中心、林務局這些國家最高研究單位,帶他們認識台灣在複雜氣候下擁有的萬餘種植物,並構築出得以延續子孫的真正森林公園。也是這樣的堅持與用心,IFLA大獎等國際認可接踵而來,而吳書原認為,最重要的是留下了價值。

|十八般武藝,都源自傾聽心的聲音

為了捍衛專業價值,吳書原不畏在會議上正面衝突,對其專業堅持據以力爭,但猶如他追求的自然哲學——他從沒打算標新立異,而只是不苟且,傾聽內心聲音而行。縱使旁人看他跆拳黑帶、劍道兩段,又會潛水、騎馬、吹豎笛,最近又開始學起高爾夫,都只是不拘於外界眼光,隨心所欲的堅持成果。

「這一生很短,你不需要顧慮太多事情,做你喜歡的事。」吳書原認為,設計業當是「自由業」,猶如他創造的自然,能自由來去的,才是人心嚮往的原始歸處。

攝影/AJune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肉食字控,默認慾望無饜足之日。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