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弗朗西斯.凱雷( Francis Kéré )由非洲風土建構未來城市

周二晚間(3月15日),普立茲克建築獎公布2022年最新得主,由來自非洲布吉納法索的56歲建築師弗朗西斯.凱雷( Diebedo Francis Kéré )奪下桂冠。他是普立茲克史上首位獲獎的非洲建築師。

Francis Kéré
普立茲克建築獎2022年最新得主:Francis Kéré。
Francis Kéré
凱雷近期手繪草圖,設計位於塞內加爾的歌德學院圖書館與教室。

第一座建築,是為童年建造學校

1965年,凱雷出生於非洲貧窮國家,布吉納法索的甘多(Gando)村莊。待他長及7歲,資源匱乏的甘多,仍然不存在任何一間學校。儘管身為村長的孩子,他是村莊裡第一名上學的人,凱雷得在小小年紀離開家人,到鄰村獲取知識教育的機會。名為教室的空間,透入的光線與體感印象,在凱雷的心中埋下意念的種子。1985年,凱雷憑藉木工獎學金遠赴德國。1995年進入柏林工業大學就讀。就讀期間,凱雷便鼓足勇氣籌措資金返回非洲,號召當地民眾,要為自己的家鄉與更多非洲小孩的童年,建造夢想中的教室。

甘多小學於2001年落成。凱雷未直接選用學校建築習慣的混凝土建材,而是以當地傳統的黏土磚為出發,添上水泥強化的改良設計,在非洲炎熱的旱季中,能夠保持學校內部的涼爽。屋頂上設置有一大片寬闊鐵皮,無須空調就能自然通風,也保護建築物免受非洲雨季強烈的沖刷。這座結合非洲風土所設計的小學,在2004年獲得阿迦汗建築獎。作為凱雷職業生涯的躍起,也奠立其建築精神的基本原則。

Francis Kéré
甘多小學,拍攝於2008年擴建後。

以地方主義與氣候共存,未來城市的解決方案

二十餘年來,凱雷已在與當地民眾合作中,完成甘多村莊的圖書館、教師宿舍,以及2008年大幅提升學校容量的擴建計劃。他將在甘多奠定的設計原則──回應當地氣候、材料與建築傳統,表達在地記憶與居民性格,應用於布吉納法索的不同環境,完成近十幾座建築作品,其影響更擴及整個非洲大陸。例如位於莫三比克的Benga Riverside住宅區,凱雷融入當地原生草木如猴麵包樹等,遮蔽房屋,免受大風塵土飛揚與太陽曝曬的影響;在肯亞的SKF-RTL兒童學習中心,則使用現場製作的壓縮土磚建成。

Francis Kéré
凱雷為布吉納法索理工學院 (BIT) 設計校舍。

學習木工出身的凱雷,觀察到設計與施工之間的鴻溝愈漸加深,他認為今日的許多建築師,都未能深刻覺察他們的理念可以如何變為現實。正如同擔任本次普立茲克獎評審團主席,2016年該獎項得主的亞歷杭德羅.阿拉維納(Alejandro Aravena)提及凱雷所言:「他深深知道,建築不只是物件,而是如實的存在;不只是產品,而是一個歷程。(He knows, from within, that architecture is not about the object but the objective; not the product, but the process.)」

在過去,學校、市政建築、醫療與公共設施等建築設計門類,似乎普遍被認定不容易獲得標誌性建築獎項。然而凱雷以兼具環境氣候與社會意識的設計,擴展建築的力量。他的建築計畫提供了教育與醫療服務,培訓非洲當地居民施工職業技能,與在地建材的產業機會,改變了非洲大陸。普立茲克獎的公布,不僅僅是對於凱雷個人成就的認可,也在氣候變遷與全球連動的當下,昭示著未來城市建構的方向。

撰文/Melody TU
資料.影像/CNN、Archdaily、Designboom

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商店會員
追蹤瘋設計臉書,美學素養立刻 Level Up!

美樂地圖。
日夢者,寫字的人。
fundesign.cmt@gmail.com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