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Beatified Restituta教堂 :霓虹玻璃穹頂,繽紛神聖的加冕之冠

由捷克建築事務所Atelier Štěpán擘劃的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徜徉於一片萋萋綠茵間,隆起的坡地將之輕盈托高,並為周邊橚槮薈蔚的林木所掩映。不過,與如此有機、野性和樾蔭繁蔽的地景相對應的,則是量體那一派幾何抽象主義的韻味,輪廓用方、圓、直線彼此組構,彷彿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畫作元素以立體形式表現。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教堂位於捷克第二大城布爾諾(Brno)的萊斯納(Lesná)社區內,除了圓型主量體,尚以一座天橋連結毗鄰的三角塔樓,除了這種幾何構成造型,建築最醒目的語彙,則屬頂部全景式的環形彩虹玻璃窗。事實上,致力於醫療照護、並於二戰期間為納粹所處決的烈士瑪麗亞·雷斯蒂圖塔·卡夫卡(Maria Restituta Kafka)修女,其出生地距離教堂所在處僅600公尺,而教堂的建造,不僅輝映品格高潔的歷史人物,也讓這個1960年代規劃的住宅區在設計上臻至完善。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洗鍊幾何量體,光線是唯一的點綴

矗立於草木間的混凝土教堂遠離了喧囂都會,得以保有澹雅和靜穆的氛圍;水泥材料雖為堅毅而樸拙的風情,但屋頂繽紛玻璃窗卻猶似一道加冕的皇冠,為建築增添了燦爛絢麗的氣韻。談到整體設計概念時,事務所共同創辦人Marek Štěpán表示他們期待打造一座為當今人們所使用的教堂,會如此思考,在於「對一座教堂的感覺正是對於當代世界的感覺」。

因此,整幢教堂立面僅以光作為裝飾語彙,設計在圓桶型量體的頂冠,導入了80米長的七彩玻璃窗框,隨日照漫灑玻璃,繽紛虹霓光影則滃染整個室內場域,神聖又奇幻。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隨著日晷換移,光線無論方向性與濃淡亦持續嬗遞,玻璃窗受晨昏時序日照作用,也隨之拓摹成不同光影以及漸層色圖騰而照映於建築穹頂,對此Marek Štěpán則以一種思古幽情解釋道,「若是在巴洛克時期,這些室內牆壁將會覆滿宗教繪畫,這種形式比較像漫畫書,因為造訪者是無法閱讀的,教堂中以各種形式描繪著耶穌及聖徒的生活以及舊約故事。」

隨韶光荏苒而往,當今人類日常早已資訊氾濫,生活周遭盡是各種轟炸與擾動感官的事物,時移境遷下,教堂已成了沉澱心靈之所而毋須再添華麗,對Marek Štěpán來說,教堂已蛻變成一個去除蕪雜、冗贅、繁縟等元素的減法空間。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穹頂的絢麗聖光,象徵神與超越感知的存在

教堂小型舞台旁的三角門可通抵聖器收藏室(sacristy)以及一排連續矩形小窗,但主禮堂只能經由入口以及通往一樓露台的樓梯進入,弧型水泥露台則提供唱詩班位置,或提供祈禱民眾額外的座位區。設計之所以擷取圓弧線條作為空間輪廓,在於這種形狀乃是天堂與永恆的象徵,至於建築七彩霓虹玻璃窗的上方穹頂,則用以演繹城市之上的天堂。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事實上當人置身禮堂時,是難以窺見頂部的玻璃窗,而這種手法是為了營造某種未知的氛圍,且一如Marek Štěpán所言,「可以肯定某些是凌駕於我們之上且無從察知,因為它超越我們人類感知的極限。而這種設計若有一個建築學上的闡述,我會說它叫做萊斯納教堂穹頂(Lesná church dome)。」儼如上帝的光芒由教堂穹頂宓穆而聖潔地漫灑,然而,卻無法察覺其來源和蹤跡,象徵了神與超越世界的存在。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Beatified Restituta羅馬天主教堂

圖文來源/DezeenArchDail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寫設計,也寫過一點農業。設計為文明之舉,自然是上帝之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