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維克讓建築在倫敦-高空接吻

湯瑪斯・赫斯維克新作,延續了維多利亞時代建築的獨特肌理,

更是建築、設計和雕塑的完美結合,同時守護了倫敦這座城市的古老記憶。

卸煤場(Coal Drops Yard)位於倫敦中心的國王十字區,最初被用於接收和分揀英格蘭北部火車運送來的煤炭。卸煤場包括東煤場、西煤場以及西碼頭路拱架橋(Western Wharf Road Arches),高架橋將中心院子與低矮的街道連接起來。

倫敦高空接吻

倫敦高空接吻

▲ 建築屋頂結構之間的大型曲柄梁神似兩隻長頸鹿在伸長脖子親昵依偎,因此被戲稱為-長頸鹿梁

▲ 卸煤場歷史悠久,地理位置極佳,旁邊就是渠槽,煤炭可以沿著管道送到碼頭

卸煤場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9世紀50年代,火車從北部礦區進入建築旁的高架橋,將煤放到料斗中,運送至地面以便裝袋,再用馬和車收集整理。東卸煤場本身地理位置極佳,旁邊就是渠槽,煤炭可以沿著管道送到碼頭。20世紀80年代,煤場開始有一些夜總會進駐,包括著名的巴格利夜總會(Bagley),還有一部分則被改造用於輕工業和儲藏。20世紀90年代後期煤場逐漸廢棄,成為倫敦這座大都市歷史的孑遺。

▲ 改造前的卸煤場,位於倫敦中心的國王十字區,包括東煤場、西煤場以及西碼頭路拱架橋,高架橋將中心院子與低矮的街道連接起來

|巨大挑戰

卸煤場的屋頂結構一側長約75米,另一側長約65米,每個料斗和裝袋區域寬6米,非常適合轉換為零售單位。「不太理想的是建築物之間過長的距離,以及斜坡式的通道,都使得卸煤場遠遠低於藝術學院鄰近的糧倉廣場。雙重挑戰給屋頂的創新性設計提供了契機。」赫斯維克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的團隊負責人麗莎・芬利(Lisa Finlay)繼續解釋道,「兩座建築之間39米的距離對於創造一個人們想要停歇的空間來說,實在是太遠了。我們需要找到一種連接建築物的方法,同時創造一個能夠吸引人們前來的空間。」

▲ 實現原屋頂與新屋頂的無縫過渡對於形成絕佳的視覺效果而言非常重要

▲ 根據建築形態進行彎曲處理的「之」字形玻璃牆。

這一難題,恰恰是赫斯維克工作室最喜歡的課題。赫斯維克工作室的追求便是——以設計的靈性與有趣擁抱真實世界的複雜。工作室習慣從豐富而不斷發展的設計經驗出發尋找創新的靈感,反對設計的教條主義。其創始人湯瑪斯・赫斯維克(Thomas Heatherwick)也有著注重材料與手作方面的文化背景,他對於問題解決的進取心、不斷探索的好奇心和熱情早已融入到工作室的設計風格當中。

▲ 建築西面立面圖。

▲ 建築屋頂平面圖。

| 懸空接吻

赫斯維克曾在工作室2015年披露的檔中表示:「它們之間距離太遠,彼此沒有任何社會化學反應,只有兩層活動空間,無法帶來足夠的商業活力。與其添加一個完全不相關的新結構來連接舊建築,我們選擇將兩座建築的屋頂彎曲並連接在一起,這樣會在下方形成一層新的空間,既可為公共活動提供更多區域,也能為整座城市提供一個遮陽避雨的場所。」

▲ 底板的接合以近乎完美的曲線連接到了一起。

在不損壞原有結構的前提下實現整個屋頂的延展與連接,無疑是技術上的一大挑戰。一方面,兩個屋頂“接吻點”會因為壓縮使得鋼結構產生巨大的彎矩,這將是一個近100噸的鋼節點。另一方面,如何在連接兩個屋頂的同時實現無柱結構也是個棘手的問題。“東煤場的北半部在1985年被一場大火所毀,我們認為應該將屋頂‘接吻點’確定在這裡,因為它對整個屋頂結構的影響較小。”芬利解釋道,“52根新鋼柱可以小心地穿過現有的建築結構,在不影響結構的情況下支撐起屋頂。”

▲ 屋頂下方的懸掛式底板, 懸掛安裝是無柱空間設計的基礎。

利用原始高架橋結構的固有偏心率,赫斯維克工作室成功地將兩個屋頂柔暢而優雅地接合在一起。屋頂結構的每一根曲線均由20根不銹鋼條捆紮安裝在4根桁架上,然後與柱子捆綁而成。縫合連接的屋頂縱滑如絲帶,婉轉似泉流,接合點距地面的最大高度達到25米。

|無柱空間

卸煤場的另一大創設當屬屋頂結構下方的無柱空間,無論在風格設計還是建築施工上均震撼人心。特殊的玻璃支架安裝需要一一計算並適應“接吻點”的位置與偏差,幾乎沒有任何部分的外觀是相同的,這需要極高的技術來實現。框架頂層由64塊通高玻璃交錯排列形成,形成全景視角。新的屋頂覆面使用了超過80000塊瓷磚,屋頂石板專門從威爾士的採石場購入,與原建築使用的石材一樣,目的是為了保持建築外觀藍灰色色調的一致性。

▲ 階梯狀的玻璃設計不僅支持著屋頂,還起到景觀劃分與裝飾的作用

▲ 縫合連接的屋頂形成了優雅美觀的曲線,柔暢如絲帶,婉轉似泉流

通透的空間與寬闊的視野是建築設計的突出亮點。屋頂下方新的樓板通過巨大的合金條懸掛,向外緣逐漸變細以減少對視野的影響。樓板和屋頂間之間階梯狀的玻璃設計不僅支撐著屋頂,還起到景觀劃分與裝飾的作用,更見美觀的同時也增加了視野的層次感。此間望去,闌幹曲轉,棟宇恢宏。往下便是兩層零售空間,其中地面層可以通向兩棟建築物之間的院子,一層則通向高架橋旁的室外空間。

▲ 高架建築物的玻璃透明度的物理要求是一項複雜的技術挑戰。

▲ 特殊的玻璃支架安裝需要一一計算並適應“接吻點”的位置與偏差,幾乎沒有任何部分的外觀是相同的。

赫斯維克工作室的設計賦予兩座建築以新的生命力,維多利亞時代的工程結構與現代設計風格交織呈現出巨大的張力。原建築雖已破敗,但丰姿猶存的維多利亞式磚架高架橋、鵝卵石街道以及讓人嘖嘖稱奇的鋼鐵工藝彰顯著歷史的遺韻;而臻至圓熟的屋頂接合技術、“之”字形玻璃框架和120平方米的帶狀屋頂燈配置則讓人看出現代技術與設計的創新。在卸煤場的大氣與古雅之上,現代風格的改造更增軒峻與特別。

|遺址保護

在創新性建築設計工作之外,卸煤場的遺址保護工作也備受矚目。Argent公司的高級專案總監莫文娜・霍爾(Morwenna Hall)表示:“卸煤場旨在創造一種與眾不同的購物體驗。赫斯維克的設計是對19世紀50年代重要的維多利亞工業建築的回應;而其中尤為重要的是,如何能讓未來的參觀者知曉建築背後的歷史淵源及多樣的功能性,這是我們設計工作的本源。”

▲ 建築內部結構的重新設計被儘量隱藏了起來。

瑪律科姆・弗賴爾事務所(Malcolm Fryer Architects,簡稱MFA)於2014年被任命為卸煤場改造專案的遺產顧問,與赫斯維克工作室和皇家BAM集團(Royal BAM Group)的設計團隊一起工作。MFA對卸煤場進行了歷史條件調查和修葺方案設計以踐行改造專案的環境保護理念——以最小的改動來確保歷史建築的長期穩固,力求保留遺存之本來面貌。這一基礎工作為減少現代工程手段對卸煤場的破壞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實際上,最終確定的方案內容包含保留和修復重要的歷史裝置和設備,使用貼合歷史建築的傳統材料。芬利坦言:“團隊一直在盡可能多地保留原始結構,這些建築歷史悠久,曾被用作倉庫、夜總會、電影院等等,我們都一併保留了曾經的塗鴉、指示牌等。”

▲ 鵝卵石街道和維多利亞式磚拱門將提供獨特的購物體驗。

「國王十字區已是倫敦的中心,主要包含一個住宅區和一個美食城,而它即將增加一個由煤場改造而來的現代購物中心。」Argent公司的專案主管克雷格・懷特(Craig White)激動地說,「赫斯維克工作室很好地掌握了歷史建築的特性,並加以全新的構想、凸顯與豐富。」改造後的卸煤場現代購物中心將容納一系列時尚、工藝和文化商店,還包括餐飲場所,而兩座建築物之間寬闊的鵝卵石前院將被用作戶外表演空間。

「改造的結果是獨特而美妙的,今天的卸煤場購物中心每年預計迎來2000多萬名遊客。」克雷格・懷特繼續說道,「2018年秋季向公眾開放時,每個人都可以親自選購最精美的時尚與設計產品,體驗全新的家居用品和生活方式。」

文章來源/INTERNI
文字 /劉家嘉
設計、圖片 / Heatherwick Studio
攝影 / Hufton+Crow
編輯/艾莉歐

降落在倫敦天台上的幽浮屋 Futuro House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被設計耽誤的前端;被編輯耽誤的漫畫家。
青年時嚮往斜槓生活,中年開始人生歪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