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讓人想用一輩子的法式優雅設計──愛馬仕產品設計師Guillaume Delvigne

克制又奔放、優雅而隨性,法國設計的詩意與浪漫貫穿於洛姆·德文津(Guillaume Delvigne)的每一個作品之中。回顧他剛進行設計行業的情形,不禁讓人感慨設計師本人的艱辛與努力。「幾年來,我一直擔任各種工作室的設計助理。同時,也著手自己的專案。有一次,一家公司找到我,希望與合作一個大型專案,這是我開設工作室的動力,從此我踏上了獨立設計師的道路。」

對洛姆·德文津來說,好的設計應該包含以下因素:真誠的、正確地實現功能、使用恰當的材料、帶有「靈魂」,以及,是你一生想要保留的。當然,它的形狀和細節必須精確,盡可能保持純淨和簡單就很好,雖然有時不是那麼容易。

法國設計師圭洛姆‧德文津

帶著對設計的這種理解,2020年,作為法國駐泰國大使館、(泰國)法國文化協會、弗朗索瓦研究所和東南亞工藝與設計(Craft & Design in Southeast Asia)交流專案的一部分,圭洛姆·德文津與越南漆器公司Hanoia合作了一系列家居產品。

儘管都以塗漆木為主要材質,但它們在功能、顏色和造型上各不相同,如Enclos託盤,草綠色的托盤上鑲嵌著隨意排布的竹節,就像是水塘裡四散逡巡的遊魚。Sépale花瓶,以漆木、大理石和鍍黑黃銅製成,像是一個圖騰柱。Folie花瓶,罩於其上的竹制燈籠增加了古典意境。Abri儲物盒,雙向瓦棱紋的肌理產生了律動感,盒子裡面也暗含玄機:青色內裡與與藍色外觀形成對比。「2周的合作時間非常激動人心,我瞭解了新文化,學習了新技能,創造出了新事物。」 

Sépale花瓶,以漆木、大理石和鍍黑黃銅製成,像是一個圖騰柱。
Abri 儲物盒,雙向瓦棱紋的肌理產生了律動感。

除了漆木材料,德文津對於陶瓷的演繹也充滿了傳統與現代的轉化邏輯。PanierPercé陶瓷碗,有1800個精密的穿孔,可以進行刺繡,讓陶瓷這種看起來有點高冷的材質有了平易近人的味道。而Climax水果盤上那一排既用來瀝水也能做裝飾的線性支撐座,仿佛是兒童們的信手捏制,多了一點樸拙與原始感。「肌理花瓶」(Vases textures),為花瓶添加了外衣,仿擬了魚鱗的形狀、餅乾的紋路和花呢面料的質感。

PanierPercé陶瓷碗,有1800個精密的穿孔,可以進行刺繡。
Climax水果盤,一排既用來瀝水也能做裝飾的線性支撐座,多了一點樸拙與原始感。

多樣性和衝突性是德文津作品的一個重要特點,加之詩意與浪漫貫穿其作品之中。設計師在對於「造型、比例和細節」的把控中,獲得了最適當的平衡:每一個都具有功能、美學和文化層面的層次感和可讀性,合在一起就是一副畫面、一首交響曲、一闕詩歌、一篇散文。

Toy花瓶,材質為玻璃,由人工吹制手工製作。

Galon燈,重新編碼了條紋燈罩的傳統符號,黑色簾幕與黃銅圓環的設計展現了現代感。Georges扶手椅系列,使用了溫柔的淡粉色、沉靜的鈷藍色、活力的草綠色和復古的薑黃色,帶來了春天的訊息。將藤編技術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的Rotin傢俱系列,為空間注入了慵懶自在與安適自得。

Galon燈,簾幕的設計,讓照明具有了儀式感。
George沙發,為空間帶來了清爽、恬靜的春天氣息。
Rotin 傢俱系列,將藤編技術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

對於美的理解力與感知力讓德文津在業界收穫了聲名與榮譽。成立工作室9年來,與品牌建立了密切的合作關係,取得不俗戰績。他最有名的代表作,是多次與法國知名時裝品牌愛馬仕(Hermès)合作的家居產品,使用了品牌標誌性的皮革元素,與木材搭配,多方位展示了皮革的經典、時髦。

Equilibre籃子,將藤編底座與皮革主體縫合,展示了作品所蘊含的技術美學以及愛馬仕品牌的卓越品質。

Q&A

Q=INTERNI設計時代  A=圭洛姆·德文津

Q:你曾與喬治‧J‧斯沃登(George J. Sowden)和馬克·紐森(Marc Newson)等知名設計師一起工作過,他們是否對你產生了影響?

A:確實,尤其是在剛工作的那幾年,他們對我的設計理念有著很深的影響。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逐漸發展了自己的設計語言,但經常在遇見某一個專案的時候也會想,如果是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何反應。他們在傢俱設計和家居陳設方面都進行了廣泛而成功的實踐,這也是我一直在行走的方向。

Annam系列,包括託盤、花瓶和蠟燭架,材質為塗漆木與皮革。

Q:你在作品中使用了許多不同的材質,尤其是天然材料。你如何看待材料的價值與作用?

A:我喜歡在同一個物件中使用兩種或多種不同的材質,這是一種有趣的方式,可以增加一些協調和對比。通常會帶來不錯的驚喜,但是要搭配得好也有些複雜,這總是一個挑戰。

Coleoptera鏡,一件充滿細節的裝置品。

Q:你會如何開始自己的作品?

A:我通常會沉迷於需要發展的產品概念中,幾天裡看很多照片,瞭解公司的背景和文化,尋找要捕捉的東西,一些細節、圖案或元素組合……寫一些字,畫一些草圖,然後開始思考應該保留什麼,放棄什麼,這樣,我開始找到一個切入點,並真正開始在紙上繪畫。手工繪圖是我在項目中最喜歡的時刻,也是我從事這項工作的主要原因。

Guillaume Delvigne的部分手繪設計稿

Q:你對法國設計有何看法?

A:在法國,對設計的興趣逐年增長。不可否認的是,我們比不上北歐國家的水準,這是我們必須要認識和面對的。而奢侈品業務無疑是我們最好的「武器」。



文字、採訪/王貝貝

編輯/Julia

圖片/Guillaume Delvigne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滿眼紅塵撥不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