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宇宙|MVRDV:首爾的拓印能量

金白交輝的「拓印」藝術娛樂綜合體,就像它的名字那樣,將周邊環境的表情,投射至建築外表皮,並覆以太陽般的金色光圈,使飛機上的乘客在俯瞰仁川機場的風貌時,也能感受到它的能量與熱情。

▲ 金、白質感在俱樂部建築表面相交。

拒絕世俗與平庸,渴望先鋒性的荷蘭MVRDV建築規劃事務所永遠不會重複設計建築。他們為百樂達斯城度假城(Paradise City)設計的藝術娛樂綜合體——「拓印」(The Imprint)項目近期于韓國首爾啟幕。兩座金白交輝的建築整體無窗,卻以獨具一格的方式承載了3個關鍵的設計項目:源自周圍建築立面特徵的「拓印」,如舞臺幕布般被緩緩「掀起」的入口,以及覆蓋俱樂部建築一側的「金色光圈」。

▲ 俱樂部入口如同緩緩掀起的舞臺幕布。

百樂達斯城(Paradise City)是東北亞首家韓流文化綜合度假村,擁有酒店、會展中心、購物中心、藝術展館、水療SPA、娛樂空間等非富多彩的文化娛樂設施,是首爾購物旅遊的新勝地,從機場出發搭乘仁川空港軌道交通5分鐘即可到達。MVRDV設計的兩棟建築——俱樂部和室內主題樂園無疑是整個度假村中瑰麗奪目的地標性建築。根據這兩座建築的功能規劃,開發商提出了一個設想,即希望獲得一個無窗、但仍然與百樂達斯度假城中的其他建築相融合的方案。因此,這一構想帶來的挑戰是,除了窗戶,設計還能通過怎樣的手法來創造一個富有表現力的建築立面?

▲ 建築立面充滿了超現實主義藝術色彩。

MVRDV聯合創始人、專案主創設計師韋尼·馬斯(Winy Maas)最終給出這樣的答案——將周圍建築的立面如影子般投射在形式簡單的廣場和建築表皮上,「拓印」為立面上的浮雕圖案。「通過將周圍建築置入這棟建築的立面和中央廣場,旨在讓俱樂部和室內主題樂園與周邊環境聯繫起來。」馬斯解釋道,「我的答案可以實現百樂達斯城環境秩序的一致性。它不是像拉斯維加斯那樣的獨立建築的集合,而是一座真實的城市。」

▲ 度假城中心廣場上的金漆在太陽的照射下光彩熠熠。

為了獲得周邊建築的「拓印」,建築的立面由玻璃纖維鋼筋混凝土面板構成。3869塊面板大多互不重複,馬斯與設計團隊專門設計了3D模型,用以定制每一塊模具。預製面板在現場安裝完成後會被漆成白色,用以強調方案中的浮雕構想。「當看到大部分建築表皮面板的安裝工程完成後,開發商感歎道『這是一件藝術品』。」馬斯因專案定位與業主不謀而合而感到興奮,他表示:「巧合的是,我們也以此為目標,即娛樂可以成為一種藝術,建築也可以成為一種藝術。那麼,建築和藝術的區別是什麼呢?這個專案就以此為目的展開,抽象性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它必須讓人感到驚歎、誘惑與刺激,並且能夠保持平靜。」

▲ 金、白質感在俱樂部建築表面相交。

太陽映射在建築一側上的金色光圈是該專案最吸睛的亮點,搭乘機場輕軌的乘客路過于此,也會被其光芒所驚豔。實際上,這種金燦燦的質感並不難實現,只需用金色塗料代替白色塗料,但是設計團隊與開發商還是經歷了長期的探索,才最終確定這個金色光圈的方案。最初,業主並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什麼是未來的新型娛樂建築?這是專案定位階段的第一個問題。他們發現,拉斯維加斯和澳門的賭場度假村在夜晚分外閃耀,而白天看起來卻是普通的方盒子。但他們需要的是日夜都閃耀的建築,同時將娛樂主題延伸至藝術,於是便誕生了這個游走於建築與藝術之間的作品。

▲ 反映周邊建築肌理的立面「拓印」。

夜幕降臨時,金色光圈燦爛輝煌的感官體驗通過立面照明得到加強:雖然大部分為底部照明,但在金色漆面的反射下,其光暈看起來比光源更加奪目。反射不局限於耀眼的光芒,它既有哲學上的含義,也有都市化層面的考量。「拓印」建築反射出娛樂場周圍的都市環境,也能讓自娛樂場出來的人從金色鏡面中反觀自己,從而在浮躁中獲得平靜。光圈中央的入口在深夜也能散發出像太陽那樣的溫暖力量,即將著陸的乘客從海的上空就能看到這個「太陽」以及它所象徵的韓式歡迎禮。

▲ 室內的狂歡。

建築入口極富戲劇感的有機介面與建築厚重的體塊感形成鮮明的對比,它就像被掀起的舞臺幕布,露出室內的鏡面天花板和多媒體地板,如層疊圖元般赫然醒目且散發出一種狂歡氣息。「反射的映射和戲劇之感因此結合在一起,」馬斯總結道,「當夜晚的冒險結束後,白天的建築物會流露出一種禪意的寂靜,為之後的派對提供相對應的環境。如果義大利超現實主義畫家喬治·德·基裡科(Giorgio de Chirico)還在世,我想他也會有種要在這個空間創作的衝動。」

▲ 能量透過微微掀起的入口蔓延至室外廣場。

MVRDV的設計作品為何總是如此吸睛?「想要更直接地與建築圈外的大眾交流」是馬斯的答案,也是MVRDV近年來在亞洲建築實踐中一直懷揣的願景。繼首爾空中花園、天津濱海圖書館和台南市軸心地帶規劃專案之後,「拓印」項目是MVRDV探索理想城市和建築發展的又一力作,這些激進而極具探究性的設計方法讓空間具備很強的應變力和可塑性,這與亞洲都市化過程中孕育的能量、複雜性與豐富性形成有趣的互動。就像馬斯所說的:「『拓印』項目不是我們『設計』的,而是對周圍建築的真實反映。作為建築師,我們尊重基地建築的歷史,百樂達斯城度假城是一片新開發的土地,它有自己的歷史。即便是未來的娛樂之城,也需要尊重歷史,體現城市過去的基因。但尊重並不意味著完全重複——我更喜歡『參考』,而不是『重複』。」

▲ 「拓印」概念推演分析圖。

文字/Yaxhard
設計、圖片/MVRDV
攝影/Ossip van Duivenbode
授權轉載/ INTERNI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被設計耽誤的前端;被編輯耽誤的漫畫家。
青年時嚮往斜槓生活,中年開始人生歪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