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瀛海貧島:伊朗霍爾木茲島 彩蛋屋,擦亮地方觀光

成立於2007年的ZAV Architects是來自中東的建築設計團隊,近期他們在 伊朗霍爾木茲島 (Hormuz)沿岸,打造了儼如復活節彩蛋相儔而立的社區Presence in Hormuz,該案不僅榮膺「2020年臺北設計獎」公共空間設計類獎項殊榮更是貧困離島社區賦權的實踐。霍爾木茲海峽是進入波斯灣地區的鎖鑰,而孤懸在此灝溔水域的霍爾木茲島更曾是歷史上重要的港口,它扼守中東石油運輸,為區域最重要的水運樞紐之一並具有關鍵戰略地位。

2020年臺北設計獎

今日的霍爾木茲島雖不復往昔榮光,不過卻擁有出色海島景觀,然而讓人費解的,這個坐擁壯麗風情、旅遊資源以及政治戰略意義的島嶼,居民經濟卻相當拮据,常言飢寒起盜心,小島居民在貧困下,被迫利用自家船舶從事違法的販運活動。

而ZAV Architects所操刀的Presence in Hormuz 2 ,為半公共機構協助下的一系列都市發展計劃,除了希望能強化島上社區機能,第二個主軸則是建置稱為馬哈拉(Majara)的多功能文化住宅,讓島嶼居民生活能和旅遊觀光聯繫在一塊,建構出整合文化與經濟的模式。

2020年臺北設計獎

兩伊戰爭與經濟制裁下,務實又前瞻的建築提案

如何做出兼顧個人與整座島嶼經濟的規劃是本案最鉅挑戰。眾所周知伊朗與伊拉克長年來因邊境糾紛造成政治動盪不安,這種狀態下,讓每項建築工程都變成國內統治方針的一種提案,因次規劃時必須多層面考量各種基本問題,包括:建築侷限性何在?如何針對公共生活提出政治性替代方案?它如何成為社會機構?建築是否足以發揮鼎鼐調和的能力,整合從國家、投資者到各種階級與利益團體的福祉?

2020年臺北設計獎

於是推動馬哈拉住宅時號召了阿巴斯港(Bandar Abbas Port)鄰近的土地持有人,這些利益團體每年在霍爾木茲舉辦大地藝術(land-art)活動;至於伊朗首都德黑蘭的投資者以及霍爾木茲島當地島民則是這項社區計畫的共同夥伴。

2020年臺北設計獎

此外,伊朗因違反核子協議飽而遭到美國等世界大國聯手經濟制裁,政經動盪不安下,國內生產總值(GDP)下滑也衝擊了社會各層面。因此在這項社區計劃中,亦須審慎地評估各種花費,撙節支出以應對。

包括,經濟的建築方案,減少客戶支出壓力;專款中波更多預算在人工成本而非昂貴進口材料,這種方式能造福當地經濟,並提供建築技術的訓練達到人民賦權;建造一處適應性強且有前瞻性的空間型態,對應突如其來的需求,以此裨益客戶和島民;使用伊朗在地資源和人力,不僅能提升GDP,亦可減少建構及運輸成本,也間接讓整個國家獲益。

2020年臺北設計獎
2020年臺北設計獎

師法伊朗建築家Nader Khalili,打造低成本的圓頂土坯屋

已辭世伊朗裔美國建築師Nader Khalili,是一位致力改善窮人居住環境的人道建築家,他研發的「超級土坯」(Superadobe)建築技術,僅需要土就可以蓋出遮風避雨的居所,而預算有限的Presence in Hormuz,便延續了土坯建築的機能與形式。事實上這項社區計劃會持續拓展和延續,加上它的核心關切並非建築物體,而是創造一種信任機制,讓在地人們廣泛參與,並將其福祉和島上各種建設鑄鎔在一塊。

2020年臺北設計獎
2020年臺北設計獎

以超級土坯為藍本的社區建造計劃由數個小尺度的圓頂建築構成,Nader Khalili所研發的技術既創新又簡單,且材料僅需要夯土與沙。尤其圓頂結構在伊朗十分常見,輔以小尺度,當地工匠與技術不純熟的工人都能夠齊力合作造屋。透過這種近乎零材料成本的在地協力造屋,ZAV Architects真正實踐了所謂「賦權」的真諦,僅透過土壤和砂石,最後漆上繽紛卻不俗豔的色彩,讓整個島嶼沿岸散發著喜悅的風情。

2020年臺北設計獎
2020年臺北設計獎
2020年臺北設計獎

圖文來源/ArchDail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寫設計,也寫過一點農業。設計為文明之舉,自然是上帝之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