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桂冠系列】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拉卡頓與瓦薩爾「永不拆毀」的信條

春寒料峭,萬物方甦之際,也是凱悅基金會(The Hyatt Foundation )宣布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得主的季節。就在3月16日美東時間上午十點,主席湯姆・普立茲克(Tom Pritzker)正式宣布法國建築師安妮・拉卡頓(Anne Lacaton)與尚・菲利普・瓦薩爾(Jean-Philippe Vassal)榮膺第43屆普立茲克建築獎殊榮,兩人並為獎項肇建以來第49位與第50位獲獎人。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撙節預算的人本空間:用溫室技術建置日光之屋

評審團表示,拉卡頓和瓦薩爾之所以能攫下此建築桂冠的原因,在於他們裨益了現代主義建築遺產的活化再造之法,也同時提出專業性的建築整飭和翻修策略,「現代主義者總是對改善人類生活懷抱憧憬,從而運用他們的專業回應日益嚴峻的氣候與生態困境,特別是都會居住議題。而拉卡頓和瓦薩爾透過一種強而有力的空間感與材料語彙達到此一目的,創造出信念與形式同等堅固、美感與道德同樣澄澹清澈的建築。」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對此拉卡頓解釋,「所謂好建築應是開放的――擁抱生活的廣度,也深化人們的自由,讓每個人都能肆情恣意做他們想做的事。它並非炫耀式或富麗堂皇的,卻是讓人覺得熟悉親切、機能與美學兼備,同時可低調地支應裡頭的生活。」逐一審覷兩人歷來作品,從私人家屋到社會住宅、文化與學術機構,乃至於公共空間以及城市擘劃,兩人前置作業總是恪慎地檢視既有結構,再從永續利用觀點來擬思整體設計。此外,以人為本的建築哲學更是他們一以貫之的主軸,冀盼優化建築空間創造豐盛自由的人類生活,在社會、生態與經濟面增進其福祉,藉此成為帶動都市發展的紐帶。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以兩人1993年翻修、位於法國弗盧瓦拉克的「拉塔皮之家」(Latapie House),此早期作品是他們首度運用溫室技術建置的一幢陽光屋/冬季花園(winter garden,一種透明能採光的建築),案中用最撙節預算的方法打造更寬敞的居住空間。探翫這個作品,建築師透過陽光屋以及露台擴張生活空間,不僅節能,也因清透的立面皮層讓室內外彷彿無隔,因而居於此中,使用者能捕捉一日移晷光影變化以及四季嬗遞之美,大幅提升空間品質。在設計上,屋背面東的可伸縮與透明玻璃纖維板,不僅讓日照得以霑染整個生活場域,亦讓客廳到廚房等室內公共空間加倍寬敞,同時便於天候控制。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實踐居住正義:社會住宅能騁覽都會美景

拉卡頓和瓦薩爾談到,「2021年我們更甚以往地感受到自己是人類全體一部分,無論是基於健康、政治或社會因素,今日都有建立集體意識的急迫性,就像許多互聯系統,必須對環境、各階層與族群的人類以及下一個世代公平以待。」而評審團主席亞歷山卓・阿拉維納(Alejandro Aravena)則談到兩人雖然盡情摛展其設計觀點,使之洋溢著精巧與大膽的特質,卻也能找到對治建築環境但也尊重土地的平衡之道。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以2011年法國巴黎的“La Tour Bois le Prêtre”活化再造案為例,兩人將這幢建於1960年代初期的集合式住宅做大規模翻新。共17樓高、合計96個居住單元的大型項目,設計將舊有混凝土立面拆除,藉此增加每戶室內面積,同時拓展建築物占地面積以形塑生物氣候露台(bioclimatic balconies)。過去顯得促狹的客廳經重規劃後,整個水平軸線得以朝新建露台迤邐無輟地延伸,加上大尺幅的落地窗牖,還能愜意騁覽整個都市景觀,徹底顛覆傳統上又窄又暗、景觀欠佳的社會宅。透過這個大型個案,世人不僅窺見社會住宅的美學高度,還有在都市地裡範疇中重新構思這一類社區的可能性。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此一架構也延續到2017年法國波爾多的三幢公寓建築,合計530個住宅單元的量體群,在視覺上以戲劇性手法演繹了複合式社會住宅的外觀,像是現代化的樓梯與管道系統以及寬綽優雅的室內空間(有些甚至在面積上翻了一倍),不僅沒有任何居民被迫離開,甚至新建費用僅拆除成本的三分之一。對此瓦薩爾解釋,「我們的工作是解決限制和困境,同時尋覓一種具備機能、情緒和感受的空間。當過去所有一切是如此紊亂,這段過程與所有努力的最後,必須形成輕巧與簡便性。」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翻新可以做更多,視拆毀為暴力行動

永續性並發掘建築蟄伏的潛能,也一直是拉卡頓和瓦薩爾執業以來的主軸。他們經常重新整頓閒置或效率不彰的場域,使之蛻變成更流暢自由且能彈性適應變化的開放空間,藉此延長建築物的使用年限。

就巴黎「東京宮」(Palais de Tokyo)翻新案來看,兩人十多年前接手博物館修葺後,館內大幅增加了2萬平方米的使用空間,方法上除了採行修舊如舊的方式賦予空間新氣象,在尊重原始結構與材料下復甦其本真之美,同時更走出當代藝術博物館常見的白色立方體空間及引導式動線規劃,轉以大量的「未完成空間」予以代之。這種形式提供藝術家和策展人自由無羈的物理環境,它可以黝暗或彷如巖穴,亦可通透和光照燦爛,未有定像的狀態,提供創作者更多實驗可能性去策辦展覽。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提起建築活化翻新,拉卡頓這般闡述她一以貫之的精神,「翻新是在既有條件下做更多與做更好的契機。拆除是種簡單快速的決定,但它浪費了很多東西,包括能源浪費、材料浪費以及對歷史的浪費。同時它有著非常負面的社會影響,對我們來說,這是種暴力行為。」拉卡頓一席話,其實也道出兩人如何視破壞式的建築物消滅為惡之淵藪,因此兩人奉「永不拆毀」(never demolish)為圭臬,採取節制有度的介入措施去優化過時老舊的基礎設施,更設法創造建築永久性,使之能代代嗣襲。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對此湯姆・普立茲克談到,「拉卡頓和瓦薩爾至始至終理解建築能為全社會貢獻它建立社區的能力。兩人的目標是透過身為建築師的工作,展現謙遜的力量以及促成新舊之間的對話來為人類生活服務,讓建築領域變得更為顥博寬廣。」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1普立茲克建築獎

圖文提供/ The Hyatt Foundation

寫設計,也寫過一點農業。設計為文明之舉,自然是上帝之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