毗鄰 孟克故居 的寂滅之屋:爭議隕石外觀,延宕九年動不了工

瑞典知名建築事務所Snøhetta,迄今已於地表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包括歐洲首座水下餐廳,以及在奧地利諾德克特山(Nordkette)打造的觀景步道,設計從嶢屼峻嶺的坡面朝凌空深壑一伸,造出大膽出挑的眺瞰臺。

Snøhetta多數作品保持流暢、洗鍊的造型感,舉凡迤邐蜿蜒的有機輪廓,抑或有稜有角、飛揚昂藏的幾何構造,但無論施以何種設計語彙,儀式或祭壇風格,絕對是外界對此建築事務所少見的聯想。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不過,Snøhetta自2011年起與挪威藝術家Bjarne Melgaard所合作的「寂滅之屋」(A House to Die In)複合空間,恰如其名有著詭譎陰森氛圍,整幢純黑量體不僅像顆碩大的隕石,晶體般外觀還銘鐫了類似古老象形文字的圖騰;至於支撐主建築的柱身,則是部落風情濃厚的獸形雕塑。除了造型離奇,迄今九年已過,此藝術性強烈的建築依舊未能動工,2018年奧斯陸市府當局甚至駁回這項計劃,箇中原因,正是基地位置的特殊性。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輿情抗議怪房子:緊鄰孟克故居而造,是褻瀆!

2011年挪威藝術家Bjarne Melgaard向房地產開發商Olav Selvaag和Frederik Selvaag兄弟提出了一個能兼作房屋使用的大型雕塑計劃,由於Selvaag家族長年保有支持挪威藝術家的傳統,遂爽快答應了此計劃,並認為家族持有數十年的奧斯陸西側土地Kikkut,將是實踐此方案的絕佳場域。確認基地位置後,自此Snøhetta團隊即與藝術家展開密切合作,包括繪製草圖、3D模型,期間也一併溝通Melgaard將此處作為藝術家私宅與工作室所需的機能。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這處場址之所以獨特,在於它不僅和挪威藝術村埃克里(Ekely)接壤,更毗鄰了表現主義畫家孟克(Edvard Munch)的冬季工作室和故居;再者,自1989年以降用來點綴這塊家族土地的別墅被拆遷後,就未曾再有新蓋建築矗立此地,所以Olav和Frederik兄弟兩人才認為,若能釋出這塊區域以供藝術家打造非傳統的雕塑建築,何嘗不為美事一樁。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不過,卓越的史地脈絡卻成了包袱,更是計劃延宕九年仍遲未動土的肇因。事實上,不論是埃克里藝術村還是孟克故居,皆是具備象徵意義的藝術資產,Snøhetta為Melgaard所打造的非傳統房屋,一來模糊了建築和藝術界線而大為顛覆當地居民認知,二則冒犯了孟克及藝術村的崇高性:怪建築以及Melgaard,何德何能可與孟克故居相提並論?

這波反對聲浪中的領導者,一位埃克里藝術家認為,在地民眾之所以提出拒建的籲求,源於對當地歷史文化的保護心態,尤其對挪威人來說,孟克早已成為他們文化系統與身分認同的一部分。若從前述層面來看,寂滅之屋不啻成了一種對此地藝術歷史的褻瀆。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爭議之外,演繹藝術形式的寂滅之屋

這幢看起來像塊巨大黑曜石的建築,外觀好似結晶體,至於漆黑皮層的語彙則擷取了日本傳統建築「燒杉板」的材料意象。燒杉板工法乃是將木頭以火灼燒而碳化,使木料具備堅固耐候的機能性以及瑩潤光澤美感。依據Snøhetta的概念,寂滅之屋外觀將以火炙橡木為材料,並能隨時間作用下,留下斑駁風化和雨淋漫漶等各種自然痕跡。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至於藝術家Melgaard的作品則進行了數位處理,化成用來撐高建築的基柱,這些儼如巨大動物石雕的支撐構造從一片水塘冉冉隆起,烘襯著其上如墨黝黯的建築,讓整幢屋子氤氳著神話氣息,同時也彷如遠在外太空的古老文明遺址。雕塑之外,他的畫作也拓摹到建築皮層上,原始畫紙線條轉用立面雕刻做出立體形式的演繹,最後再以細膩且半透明的顏料塗覆,在燈盞中呈現光一般質地,乍看就彷彿燙金的烙印,而這些都彰顯出建築所能企及但也嶄新的表現形式。

擱置多年的建築計劃將何去何從,恐怕也一時爭鋒難休,或許期待它破土動工但又不如不建,正是多數挪威人矛盾的心態吧。

瑞典建築事務所Snøhetta

圖文來源/SnøhettaDesignboom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寫設計,也寫過一點農業。設計為文明之舉,自然是上帝之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