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華麗、禪意與詩意:安藤忠雄巔峰之作,重塑古典與極簡的新空間詩學

把無法預料可變得顯而易見,不可想像可變得實現,不可能可變得真實。—— François Pinault。

你可能很難想像華麗的凡爾賽,怎麼跟極簡的禪意完美融合?法國前文化部長 François Pinault 聯手建築大師 安藤忠雄 做到了。

安藤忠雄

François Pinault 曾任職文化部,也是一位有名的藝術收藏家,早已在義大利威尼斯擁有兩座私人博物館的他,本月 22 日即將在巴黎市中心、羅浮宮與龐畢度中心附近,再開設一家新博物館,可望形成巴黎新的藝術殿堂鐵三角。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 巔峰之作

這座新館位於巴黎的心臟地帶,巴洛克式的圓形建築物在舊時代曾是穀倉,19 世紀初變成巴黎證券交易所(Bourse du Commerce),證交所遷址後,2016 年由 François Pinault 接手,並找來安藤忠雄操刀設計,共斥資 50 億元台幣重劃而成。

安藤忠雄

從官方釋出的照片看,建築物原有的金屬拱型屋頂與環狀壁畫都被保留下來,同時,安藤忠雄在大廳建起了一道直徑 30 公尺、高 9 公尺的清水模圓柱牆,碰撞出華麗凡爾賽和禪意極簡風的反差之美。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以一貫詩意的清水混凝土,改造在新古典主義穹頂之下的圓廳,象徵邀請來到這的人們思考:何謂存在、藝術與自己。已 80 歲的安藤忠雄曾說,這項改造案是他的職業頂峰。

古典浪漫與現代簡約的融合,再次展示了建築師尊重傳統和滿足現代需求之間的調和能力,而且通過定義巴黎市中心穹頂下的展覽空間,重申了 4 個多世紀以來它所代表的建築史和技術實力。

安藤

2016 年,Pinault 決定租下巴黎證券交易所 50 年時,他就許下將在這分享自己一生的收藏 —— 來自約 380 名藝術家的 5000 多件珍貴藏品,也因此,他找了凡爾賽宮的修復工程監督團隊 Jean-Jacques Aillagon,和榮獲普立茲克獎的安藤忠雄攜手合作。

串聯時間的建築語言

圓,在安藤忠雄的建築世界中,是相當重要的元素,沒有棱角的圓代表著一種不確定、模糊的狀態。他曾說,圓在日本意味著「無」,同時也代表萬物,光影、步伐在空間空間中周而復始的環繞,引起每一個人對他們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中的思考。

安藤

這座建築坐落在巴黎市中心,鼎鼎大名的羅浮宮就在該館的西南方,龐畢度藝術中心在東側,歷代建築師對這座建築所做的貢獻不是歷史的簡單疊加,而是時代烙印的融合。

仰望流光溢彩的玻璃穹頂及其下方描繪世界貿易的壁畫,都被安藤忠雄保留了下來,他在不破壞歷史的基礎上建構出充滿生機的當代藝術空間,他說:「這座建築的使命是編織一張時間之網,網羅過去、現在與未來。」

安藤

為了忠於巴黎的放射式城市規劃,安藤忠雄在穹頂下插入了混凝土圓筒直徑30米、高達9米,層層疊疊的混凝土同心圓在新舊之間引發了一場緊張而微妙的對話。混凝土圓筒內的圓廳是主要的展覽空間,地下部分則是黑盒禮堂和影音廳。

安藤

在建築裡淨化與內省

混凝土圓筒牆與原建築內牆形成 5 米寬的長廊,長廊盡頭有樓梯延伸到頂層餐廳,在那可以近距離欣賞修復後的穹頂和壁畫。

證券交易所與其他老建築的設計不同,觀者與光的相遇不是直接的,而是透過循序漸進的方式,讓人感受到空間和光的力量。

安藤

安藤忠雄基於此,設計出了一套原則:人們被邀請進入混凝土圓廳之前,會先透過從底層沿著長廊前行來「淨化」內心。這個混凝土圓筒本身貫穿多層空間,連接著土地與天空,喚起了某種「永恆」。

安藤

安藤忠雄 認為這個巨大的穹頂,無疑是整個建築的核心,代表著西方建築史的精神,他想將那種感受傳承下去,「玻璃穹頂結構的光影籠罩著混凝土圓筒,彷彿日晷般不停轉動,這是對沉思和內省的邀請。」

用藝術療癒人心

事實上,因為疫情的關係,這個開幕式已延遲了 4 個月,如今終於在反覆封鎖的政策後迎來開放之日。從最初的穀倉、到交易所,到此刻發著光、壯觀的玻璃穹頂博物館,這裡將用藝術的力量,帶給人們療癒和希望。

安藤忠雄

規劃團隊透過改造舊建築,讓人們在時空交錯之間感受藝術之美,從而審慎人類、歷史和城市的關係。不論從藝術、還是建築史的角度去審視,這次安藤忠雄與 François Pinault 的合作,對於人類文化傳承都具有重要意義。

安藤

一如日前 安藤忠雄 受訪所說:「作為藝術博物館的設計者,我肩負著賦予更新歷史場館的重任,藉由引入新的建築元素,誘發出新、舊對話的手段與可能。」

圖文來源/ArchDail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 Level Up!

讀藝術,寫新聞,總是離不開「採訪」和「寫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