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限制為優勢,亞熱帶高密度城市中的垂直樂園:深圳紅嶺實驗小學

「高速度」和「高密度」儼然已成為中國南部城市深圳的代名詞。近年來,這座地處亞熱帶、沿著珠江出海口東側濱海帶狀規劃的超級城市,人口和建築密度與日俱增,在超高層建築中居住或是工作已成為日常,這樣的現象甚至連帶將大部分的休閒、教育活動,都被帶進了「高空」之中,由源計劃建築師事務所規劃、以垂直建築概念設計的「紅嶺實驗小學」就是其中一例。

垂直建築

紅嶺實驗小學及其周邊城市的所在地原是福田區西北部的一座名為安託山的小山,這座小山在城市過去供給了大量用於城市填海擴張的花崗岩土石,以致山體被削平、僅剩在小學西側的一座孤獨的小山丘而廣為人知,而後周邊場地則在採石行動結束後,被平整為城市開發用地,包含建造這間實驗學校的基地。

紅嶺實驗小學原僅規劃24個班,後因當地就學需求巨大而增加至36個班,建築面積也擴增為約為原規劃的兩倍,建築容積率超過3.0,加上用地的東南側因都市計畫的關係,道路必須推縮予地鐵的建造,使得建築設計的規劃面臨諸多挑戰。

高密度城市

在空間需求上升,但基地受限的情況下,校園的垂直向度就變得至關重要。事實上,在深圳超過24公尺的高層校舍已非常普遍,但相應的副作用卻還未見大規模的改善,最明顯的就是,與一般校園的低層建築相比,高層校舍的樓梯間需要封閉起來,卻因此阻隔了小學生們的交流。

為此,建築師在紅嶺實驗小學的設計中,努力地把建築總高控制在24公尺以下,保留住師生水平交流的機會的同時,也顧及了避免建築過高而創造的垂直景觀帶給兒童的身心影響。同時,建築師也適時地在垂直空間中安置有機的綠化植栽,回應了高密度城市和位處亞熱帶的南方氣候。

實驗小學

建築師將建築分為東西高度不同的兩個半區,平面上以兩個鏡像的「E」字形連接,西半校區利用學習單元之間所需的間距,創造出兩個曲線形邊界的「山谷」庭院。庭院下沉至地下一層,結合因道路退縮而取得的邊坡綠化工程,為地下一層的空間爭取了充足的自然採光和通風。

實驗小學

這個可愛的「下沉庭院」,透過架空的緩坡和露天階梯劇場,和一樓地面連接成為一個整體,自然起伏的地景就像是一座大型的兒童樂園,在視覺上,也創造了一份獨特的觀賞和遊戲體驗。

實驗小學


校園裡最重要的200公尺環形跑道和運動場,則是被置於建築東半區的其中三層樓中,同時與西側主要的教學建築的三層平面相連,方便在二、三、四樓上課的小學生們,輕鬆且快速地活動在課堂與運動場之間。

垂直建築
高密度城市

紅嶺實驗小學就像是一座層疊交錯的立體複合空間,更像是一場大型地景藝術的實驗作品,建築師將場地的限制化為優勢,顛覆過往我們對校園裡餐廳、階梯教室、運動場和庭園的想像,活化了各種空間運用的可能。

垂直建築
高密度城市
垂直建築

圖文來源/ArchDail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讀藝術,寫新聞,總是離不開「採訪」和「寫作」的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