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澤直人:當科技遇上無意識設計


日本設計大師 深澤直人 1956 年出生於日本山梨縣,1980 年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学(Tama Art University)產品設計系,代表作品有 INFOBAR 三色手機、Neon 霓虹手機、±0 正負零家電品牌以及廣為人熟知、被紐約 MoMA 博物館典藏的 MUJI 無印良品壁掛式 CD 音響。

近年來與 B&B Italia、Driade、Dezeen、Artemide等家飾精品品牌合作新作品,並獲得來自美國 IDEA、德國 iF、英國 D&AD Award 等獎項殊榮,現任日本民藝博物館館長與無印良品設計總監。

T-TAIPEI國際論壇

pic via TAID 提供。

深澤直人以倡導「無意識設計」在設計史上聞名。深澤直人以簡單、素淨、直覺的美學風格,啟發了人們從作品當中,去思索設計如何無形改變環境。在深澤直人的作品中可同時看到富有日本孤寂沈靜美的東方色彩,以及西方極簡主義精神的意匠風格。

深澤直人的作品總在看似簡單的造型、機能元素中,注入便利又直觀的「使用者體驗」和「情感連結」,讓人在使用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察覺到設計物蘊含的情感與體貼。

MUJI 壁掛式 CD 音響。pic via dezeen


Q = 瘋設計 FunDesign / A = 深澤直人 Naoto Fukasawa

Q = 請為我們介紹日本文化當中有哪些傳統、藝術、哲學對您的設計產生影響?

A = 我不確定這該不該被稱為是日本傳統文化,但我認為最理想狀態是人跟人之間交往時,不太過於以自我為中心,因而能形成良好的互動,並且在不自覺過程當中感到非常的舒服。我認為讓頭腦無意識感知當下,用身體與周遭環境互動,所產生的狀態,就是所謂「無意識設計」的根源。

PLANK 躺椅。pic via PLANK

2018 年為義大利家具品牌「PLANK」打造的「LAND 躺椅」,深澤直人將座位高度設計的較低,讓人們躺坐其中能夠直覺聯想到乘坐在賽車上的放鬆與舒適感。「LAND 躺椅」完全使用可回收塑膠,並採用旋轉模製製成,本系列共有黑、白、玄武灰、交通紅等色。

Q = 您在美國任職的期間,是如何去思考西方的極簡風格與日本美學作風的?

A = 其實 Minimalism (極簡主義)講求的就是一種調和的過程與和諧的狀態。

那為什麼會興起 Minimalism 呢?主要是由於過去的設計過度講求各自的表現,導致整體變得喧囂與聒噪。人們漸漸想把這些干擾設計的雜質與髒汙去除,並與環境有很好地融合,最後便產生極簡主義。我想這是東西方文化在某種心智狀態下,一種共同追求的理想境界。

INFOBAR 三色手機。pic via wikipedia

Q = 您是否曾在設計的決策過程,為考量「使用者經驗」,而在處理細節上有過難以抉擇的故事與啟發?

A = 當我在進行產品設計的過程,最重要的是去找出一種大部份人都能共同感受的「原型」。當然也有我在產品中特別設計的橋段,沒有被使用者察覺到,因此有時決定「原型」是有點困難的。我還是傾向不讓「使用者去感受什麼」,而是讓「使用者不自覺發現什麼」。

Muji 電鍋。pic via dezeen

Q = 有什麼原本設計時很好的點子但在量產時卻需放棄的例子嗎? 您會如何運用科技去結合到您的設計中?

A = 其實設計一個項目,決定它最後能不能量產,並不取決於我覺得這個東西夠不夠好,而是實際生產之前,已經有很多技術改變,因此整個產品的生命歷程不能持久。我想所謂「傳統」的技術已經消失了,也造成這件東西無法再繼續生產。碰到這樣的情況,多少會讓我有些遺憾。

面對現代科技,首先要有個觀念是:不是你做出什麼東西讓人驚訝,而是你還沒做,大家已經猜到那些事情可能是什麼了。所以現代設計,使用者跟設計者之間的界線非常模糊。

Neon 霓虹手機。pic via wikipedia

Q = 設計者要如何用從科技當中,表現傳統或原生的美學?您是怎麼思考這些目不暇給的新科技?

A = 其實作為設計人不用擔心「科技」這件事情,因為人類是有反饋能力的。假如你今天做的事情太過頭,好比音樂的音量開太大,你會下意識將它調到一個適當狀態。人類總是會找到一個最適合的氛圍讓自己舒適,做設計也一樣。科技的成果固然豐富,但自動留下的,還是「好」的東西,壞的東西自然會被淘汰。

深澤直人設計的微波爐。pic via dezeen

6個你不能錯過的「 嗡嗡嗡」設計

設計新銳 | 開心果工作室:設計不設限

2018鄭問故宮大展-千年一問:原來是這樣的鄭問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